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大掌事免费阅读-大掌事萌漫蜗牛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3-15 22:56:06大掌事作者:萌漫蜗牛

大掌事的萌漫蜗牛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大掌事免费阅读,主角为苏云锦霍明阳,开始试读:云锦最近很心塞!父亲烂赌鬼,弟弟爱打架,她还被逼嫁大傻,家里穷的叮当响,还得防火防盗防高利贷!惨的是,躲得过赌场东家的傻儿子,却躲不过家世显赫的林家那病痨鬼!被逼嫁入这森森宅门,本想安稳避日,哪知一入宅门深似海,从此是躲不完的阴谋诡计,跳不脱的复杂人心……更有这奇葩小少爷,竟偏偏盯上她这个宅门小媳妇,一撩二扰三纠缠,还给不给条活路了?

推荐指数:10分

《大掌事》在线阅读

《大掌事》苏云锦霍明阳免费试读

苏云锦霍明阳大掌事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婚事落定

林老夫人也知这事换了谁,心里难保不会有怨念,反正苏云锦已同意嫁进来。剩下的事,她何必再计较?当下林老夫人心情大好,正巧丫鬟们上了糕点,老夫人一脸慈祥,像是苏云锦已经是她的孙儿媳一般,硬朗的声线略带慈爱:“来来来,先尝尝这桂花糕。”

苏云锦却还不适应她的示好,只婉言谢绝。

林老夫人也不与她计较“呵呵”的笑了出声。

“老夫人,为何执意让我做您的孙儿媳,林家家大业大,不选择大家闺秀,却偏选择我?”苏云锦忍不住问出心中困惑,林老夫人也不正面回应,打起了太极:“呵呵,苏小姐正是待中闺中,与我天德年龄相仿,嫁娶相宜,有何不可?”

苏云锦见问不出个所以然,索然放弃,暗自盘算,扬声道:“我要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嫁入你林家大门,三媒六聘,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得少。”

老夫人继续吃着手里的糕点,品着茶,悠悠说道:“这是自然,明日老身亲自上府上提亲。”

苏云锦颌首,一字一顿道:“家父伤势未愈,多日不见醒,一日不醒一日不嫁。”自古孝当先,林老夫人也深知此时此刻强人所难不道义,便应允了下来。

“好,苏小姐孝心一片是好事,自然得成全。”

苏云锦抿唇一笑,言笑晏晏:“听闻此次是林家少爷先行伤人,还请林少爷向云峰和那位同学赔礼道歉。”

“不行!”恰巧林月德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外,听见苏云锦这般说急忙阻止。可那里容得他说不行之理。林老夫人笑呵呵说道:“老身答应,这月德也有不对的地方。”

林月德怒目而视:“奶奶!”

“月德,你先出去!”

“奶奶!”

“出去。”

林月德愤愤难平,狠狠的瞪了苏云锦一眼,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林老夫人再次捻起一块糕点,说道:“苏小姐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情理之中的老身都照办,天德的父母亲虽是不在了,老身也绝不会委屈了这孙儿媳妇儿。”

“好。那云锦别无他求,家里还有生病的父亲在等着,云锦先行告辞。”

林老夫人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嗯。”又想起什么,高喊了一声:“福生。”

福生应声推门而入,毕恭毕敬的:“老夫人。”

老夫人手一挥,指了指门外,“去挑几个精明点的丫头跟着孙少奶奶回去。好生照料。”

“是。”福生一俯首,退了出去,未消几时便带着四个丫鬟,与苏云锦年龄相仿。

回家路上,路过小桥,苏云锦倚在桥边,幽幽河水里倒影着苏云锦身心俱疲的倩影,她鲜少有的落寞神色,望着河边拂柳,一脸无可奈何:“本就到了嫁人的年龄,嫁谁不是嫁啊,何况这林家有权有势的。有何不好,有何不好……”说罢,幽幽叹了一气,转身回家。

推开门,苏云峰迎了出来,一脸的愤怒,“姐!爹这是怎么回事?”

见苏云锦不语,苏云峰心中一凉,好似知晓了几分。

“林家打的?”

“不是!”苏云锦有些不耐烦,语调扬了一扬。

又见苏云锦的身后跟着几个丫鬟还有平日里跟着林老夫人身旁的奴才福生,心中各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只见福生毕恭毕敬的俯首:“孙少奶奶,没什么事奴才先回去了。”

“嗯。”

苏云峰听得福生这么说,便知晓为何他如此快便被放了回来。

“姐,他为何叫你孙少奶奶,你答应了他什么?”苏云峰还是不大相信,自小能干不服输不认命的家姐怎会答应如此荒唐至极强买强卖的要求。却听得苏云锦说:“林家家境不错,嫁进去你与爹都能少不少的苦日子。”

苏云峰听得怒不可遏,气冲冲说道:“要是拿你的终身大事来交换,我宁可回去坐牢!”

苏云锦瞬间就变了脸色,厉声说:“坐牢?你以为你坐了牢我就能幸免于难么?不嫁给林家的病痨,难道嫁给王家的傻子么?你可知爹就是被他们打得不省人事的?”顿了顿,目光闪烁,望向别处,突的气势又下来了,很柔的声音:“你好生读书,莫学得咱爹这般嗜赌,将来成才,姐便也觉得值得。”

说完便回了屋,苏云峰呆呆愣在原地。

第13章 店员诬陷

梳妆前,苏云锦静静的坐着,米黄色的精致雕花铜镜,梳妆台前只有一把小木梳,和一个小巧精致的首饰盒。铜镜里影映出一女子的样貌,黑发如漆,十指纤长,肤若凝脂气若幽兰,肩若削成腰若素,双目似水,却带着点点冰冷,将人冻住。

苏云锦打开首饰盒,里面只有一对翡翠做的耳环,边上是精致复杂的银饰雕花,孤零零的躺在盒子里。苏云锦拿起耳环,轻轻的扣在耳垂上,眸子含泪:“娘,女儿要嫁人了。”她对着镜子愣了愣神,许久,起身钻进被褥。

在夜里隐隐约约听得翻来覆去摇动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想必是有人睡得极度不安稳了罢。

清晨的光隐隐约约的透过门缝溜了进进来,薄薄的铺了一层,苏云锦被这光闹醒,迷瞪着眼睛。起身在柜子里翻出一套白底蓝花的衣裙套上,又坐在梳妆台前梳洗打扮。

好一会,苏云锦开了门,躲开林府的丫鬟,径直走出大门。

街上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偶尔的巷道里不知谁家枝头的花苞探了出来,红艳艳的,走几步便听见不同的吆喝声,嬉闹声,男人的粗犷,女人的柔媚,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再走几步,忽地苏云锦不知被谁撞了一下,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站起身时发现手上的玉镯居然被划花了一道,云锦不由得心疼,这可是娘留给她的,四围望望寻思着是否有玉石店可以帮她修修,一转身居然便看见一家不错的玉石店,且名字还算文雅,名品玉轩,苏云锦想了想便走了进去。

一进店门,一紫衣的小姑娘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谁知还未开口便听得“哐当”一声,上好的瓷器应声而碎。

声响将苏云锦和紫衣姑娘都吓了一跳,只见站在苏云锦旁侧的穿着白色儒裙的店员慌张的望着碎了一地的瓷器,不知所措。

听到异响,店铺里间走出一中年男人,看样子是这家店铺的管事的掌柜,掌柜瞧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正声问道:“怎么回事儿?”

打碎瓷器的店员吞吞吐吐:“我……我……”眼含泪花,紧张得浑身发抖,颤巍巍的指着苏云锦说道:“这位姑娘说是想要看看,约莫是没拿稳,就打碎了。”说完悄悄的扯了扯紫衣姑娘的衣袖,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苏云锦全然看在眼里,虽是心头生气,但语气却显得通情达理:“我才踏进这店里不过片刻,连话都来不及说上一两句,就见你打碎了这瓷器,怎么能说是我打碎了这瓷器?”

“分明就是你打碎的,我跟玉儿都在,你还想赖账不成!”

苏云锦双眉一蹙,目光轻柔中掺杂丝丝凌厉,清眸若水打量着二人:“二位这样说话真是有损品玉轩大雅之风。”

正在几人争嚷之时一男子走了过来,斜飞英挺的剑眉,细长氤氲着沉着稳重的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身形修长高大,不粗犷自带着一股子霸气却不霸道,好看得要紧。

此人正是苏州城赫赫有名的世家大族霍家的大少爷霍明阳,平日里爱好玩一些玉石古玩,便瞒着家里人在这里开上了一家玉石店,不为钱财,只为寻上一两同道知己共赏古宝,平日里这霍阳明鲜少露面,哪知今日刚到便听前厅喧嚷。

“怎么回事?”声音沉稳有力。

两个店员与那中年男人都俯首叫了一声“少爷。”那后厅丫鬟急忙将清茶端了过来,紧接着中年男人向青年人恭卑说道:“碎了一只前清的瓷器。”

“将碎片清理干净便可,何必喧嚷,扰了这市井清净。”霍阳明微扬嘴角,语气如尘墨染水,虽是沉重,但令人感觉缥缈舒适。

“少爷,这……”那中年男子似是为难的说道。

“怎么?”霍明阳轻起茶盏,声音如那水雾烟韵一般轻盈。

“碎的是……是……您最欣赏的一件,当年康熙爷寝宫的花琉璃。”中年男子声音慢慢小了下去。

“哦?”霍明阳眼帘微动,那脚下碎的正是雕着浩龙逐璧烟熏花,百鸟齐鸣凤啄蕊的紫宸花琉璃,不觉中声音重了几分。

打碎瓷器的店员瑟瑟发抖,抬眼望着霍明阳又急忙闪躲开来:“少爷,这位小姐说是想要看一看,我就给了她,谁知道这一眨眼的时间没注意到花琉璃就被这姑娘打碎了。”

“给我?你几时给了我?”苏云锦虽不太懂古董贵贱,但看此时这几人的表情也已经明白这碎掉的琉璃绝对价格不菲。

打碎花琉璃的店员本就心中忐忑,面对毫不胆怯的苏云锦,心里更是不停的打鼓,可这瓷器是她无论如何都赔偿不起的,只得咬咬牙,心一横继续栽赃在苏云锦的身上:“我跟玉儿都看着是在你手中滑落打碎的。”但说出的来的话毫无底气,略带点颤音,显得心虚无比。

苏云锦懒得与再她争辩,对霍明阳说道:“若是你们执意说是我打碎的,那只得麻烦掌柜的叫警卫来了。待警卫调查后这一切自是清楚了,也还我一个清白。”

这件古宝毕竟也是价值不菲,掌柜皱着眉头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霍明阳问:“东家,你看此事怎么处理的好?”

第14章 苏父清醒

霍明阳暗自打量着苏云锦,想着这个姑娘倒是好气度,换做其他年纪相仿的女子早就吓得哭哭啼啼,一脸的梨花带雨,不知所措,她倒好,一脸的面不改色,霍明阳又瞧了眼两位怯懦的店员,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霍明阳从16岁便一直跟着父亲从商,经历自然也比一般人要多许多,做生意,旨在“诚信”二字,这两人固然是犯了他霍明阳的规矩了,但霍明阳素来讲究证据,即便再明眼的事情霍明阳也要根据证据来判断是非。

“敢为姑娘姓氏?”霍阳明有礼的问道。

“苏。”苏云锦回道。

“是这样,苏姑娘,我品玉轩素来清净,不交政军之人,如果苏姑娘信的过霍某,不如让霍某来调查一下。”霍明阳轻轻将茶盏放下,玉指稍抬,如星的眸子沉稳的看着苏云锦,只是那星光灿烂中却一团莫名星云绮丽溢出,使得霍明阳心中猛然一颤,似是花蕊初绽时的凝动。

听见霍明阳如此说道,苏云锦粉唇微启:“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相信你。”

“呵呵,多谢姑娘信任。”霍明阳言语斯文的回道,只是再也不敢直视苏云锦若水般的眸子。

只见霍明阳轻轻挽起衣袖,露出的腕指莹然生辉,微微下蹲,双眼盯着那花琉璃碎片,手指在地面上划动着,从苏云锦的角度看那霍阳明的背影如写意的流云优雅从容。

许久,霍阳明起身,从衣衫中掏出洁净手帕擦了擦手,然后眉间一点笑意似月光般明浩。

“刚才谁说的花琉璃是从这位姑娘手中不小心滑落的?”霍明阳擦拭着手指温雅的说着。

那白色襦裙姑娘听霍阳明这样问,便小声应了:“是……是我说的。”

“给别人道歉。”霍阳明似乎没有掺杂任何语气的说道。

“少爷,我……”那白色襦裙姑娘只能故装委屈的说道。

“委屈?”霍阳明将手帕放回衣衫内。

“少爷,我,我真的…,少爷,明明是这苏姑娘打碎的,现在少爷不说个究竟就冤枉我,我心里着实委屈。”那姑娘故装可怜委屈的说道,说话间竟流下几滴泪水,好像自己真的很清白一样。

苏云锦看着这姑娘的举动刚欲说话,但被霍阳明抢先了一步:“这花琉璃重六斤六两,你可承认?”

“恩……”那白色襦裙姑娘低声应道,心中不免一丝疑问,似乎不明白霍阳明说这的原因。

“这花琉璃碎片散落一地,你可看见?”霍阳明又问道。

那姑娘同样低首回答。

“这花琉璃质地为翡翠黯祥玉融合赤红稀世金,此质地遇强力故意打碎不会破裂,遇自然落地之力会根据高度不同而碎裂的不同,这个玄妙之理你可懂得?”霍阳明看着那姑娘问道。

“懂的。”

“既然你懂的这些,你自然应该明白这花琉璃从何高度落下会碎成如此。”接着霍阳明转身看着博古架:“这博古架高为六尺又三,恰恰超过花琉璃粉碎范围,所以这花琉璃才会碎成一地,而这苏姑娘身高不过五尺,如果从她手中滑落这花琉璃怎么会如此粉碎?即便她举过头顶落下这花琉璃也不过是碎成两半。”

“我……”那白色襦裙姑娘刚要开口,霍阳明便又继续说道:“即便不说这些,单看这花琉璃任何残片之上微尘均匀,说明今天还没有人碰过它,更说明这花琉璃今天你还没有擦拭,按照你平时擦拭花琉璃时间应该是此时,你擦拭博物架之上的物品习惯为从低到高,所以这个花琉璃是你在擦拭其他物品之时不小心撞到了博物架,导致花琉璃落地。”霍阳明转身看着白色襦裙姑娘说道。

那中年男子和两位店员吃惊的看着霍阳明,他们没有想到这平日里几乎不来品玉轩的霍少爷竟然能将店员的习惯了如指掌。

而在苏云锦看来,这霍阳明谨慎稳重的风格确实让她产生几分敬佩之意,不觉中那浓密卷翘的睫毛之下一抹敬佩的目光。

“我说错了吗?”霍阳明重新端起茶盏轻呷一口说道,水雾微微笼罩那如玉的面颊,若若朦胧之感更是将霍阳明衬的雅肃几分。

关于苏云锦霍明阳的小说《大掌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大掌事》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大掌事

大掌事

作者:萌漫蜗牛状态:已完结

大掌事的萌漫蜗牛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大掌事免费阅读,主角为苏云锦霍明阳,开始试读:云锦最近很心塞!父亲烂赌鬼,弟弟爱打架,她还被逼嫁大傻,家里穷的叮当响,还得防火防盗防高利贷!惨的是,躲得过赌场东家的傻儿子,却躲不过家世显赫的林家那病痨鬼!被逼嫁入这森森宅门,本想安稳避日,哪知一入宅门深似海,从此是躲不完的阴谋诡计,跳不脱的复杂人心……更有这奇葩小少爷,竟偏偏盯上她这个宅门小媳妇,一撩二扰三纠缠,还给不给条活路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