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小九爷小说请君为我倾耳听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01 12:43:53请君为我倾耳听作者:小九爷

豪门虐情小说小九爷,主角是沈倾耳傅承君,请君为我倾耳听内容幽默感人,一起阅读关于请君为我倾耳听的精彩内容:沈倾耳爱傅承君,只有她自己知道。傅承君恨沈倾耳,全城人尽皆知。为了能够嫁给他,她亲手将父亲推进了鬼门关。十年深爱,换来的是他亲手将她打入地狱。三年婚姻,得到的是被他打落一地的自尊。父亲惨死,母亲失踪,弟弟痴傻,就连他们的孩子也被他亲手毁掉,当死神来临之际,她终于明白,他的爱从来都不不曾给过她分毫。看着她受尽折磨,遭受屈辱,在鬼门关徘徊,他的心竟然刺痛了。他以为足够恨她,却没有想到看着她求...

《请君为我倾耳听》沈倾耳傅承君免费试读

请君为我倾耳听全文免费阅读

《请君为我倾耳听》第12章:不用麻醉缝了24针

一阵窒息,沈倾耳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聚在了脸上,肺里的呼吸被一点一滴的吸走,仿佛是一块巨石压在心口。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扭曲而狰狞。

看着已经开始翻白眼的沈倾耳,傅承君用力一甩,沈倾耳的身子便被直接摔了出去。

“嘭!”的一声巨响,沈倾耳应声倒地。

收回眼底的厌恶,傅承君满脸关切的看着怀里的秦诺依,“依依,有没有受伤?”傅承君关切的问道,担心的上下打量着秦诺依。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秦诺依立马又恢复了盲人的模式,两手轻轻的在身前傅承君的身上抚摸着,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小君哥哥?小君哥哥是你吗?”满脸惊恐,眼底悬着泪珠却因为强忍着而盈在眼眶,娇滴滴的倒在傅承君的怀里,刚缓过神来却依旧伸着双手指着沈倾耳落地的方向。

“小耳?小耳,你有没有受伤?”说着,秦诺依死死的抓着傅承君的胳膊,“小君哥哥,你快去看看,小耳的身子虚弱,不能再受伤了,小君哥哥,你快点啊!”

因为急切,语气中都带着命令。

看着她急切的样子,傅承君眼底的厌恶越发浓郁了几分。

深吸一口气,傅承君强行压制住心里的怒意,然后安抚着秦诺依道,“好,依依,我去看看,你别激动。”

扶着秦诺依坐下,傅承君沉着脸朝着趴在地上的沈倾耳走去。

刚走两步,沈倾耳忽然伸手,颤抖的声音嘶吼着,“别过来!”

脚步一顿,傅承君眯着眼看着从地上缓缓站起身的沈倾耳,原本惨白的脸上,一道十厘米的伤疤横亘在整个右脸颊,鲜血不断的顺着伤痕不断涌出。

鲜红的血液顺着下巴滴在胸前的病服上,沈倾耳像是从血池中爬出来的一般,全身冒着死气。

那片血红生生的映进了傅承君的眼眸里,却在他的心里开出一朵耀眼的玫瑰花。

想要上前,可是还没有来得及抬手,沈倾耳却直接朝着地面摔去。

……

手术室外。

空荡的走廊上,无尽的光亮一直延伸到窗边然后没入了无尽的夜色中。

秦诺依的眼泪像是决堤一般,全身战栗的坐在长椅上,两手死死的纠缠在一起,不停抽泣着,带着颤抖的声音一遍遍的道着歉:“对不对,小耳对不起,只要你好好的,孩子我不要了,求你千万不要有事!”

傅承君背脊僵硬的站在墙角,面对着墙,眼底有着令人看不透的阴霾。

秦诺依的声音一遍遍的传来,像是一根根的针刺入他的耳廓,心里的烦躁越发浓烈。

手指紧握成拳,傅承君再也克制不住的深吸一口气,“依依,这不是你的错,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话音刚落,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沈倾耳躺在手术台上被推了出来。

因为顾及到肚子里正在着床的受精卵,医生并没有打麻醉剂,整个脸部缝合的过程,沈倾耳几次疼昏过去又在针线刺穿皮肉的剧痛中醒过来。

一场手术,24针,而沈倾耳却仿佛从鬼门关走过一遍,全身被冷汗湿透,就连头发都被湿成了一缕缕的面条状。

刚被从手术室推出来便听到了傅承君的这句话。

咎由自取吗?

仿佛是一道雷落在的她的心上,脑海中一阵嗡鸣,脸上的痛意都被心口的疼痛压制下去。

她咎由自取!

是啊,如果不是她爱上了他,自己也不会遭遇了这些!爸爸不会死!妈妈不会病发!弟弟也不会被摘掉了眼角膜,到现在不知所踪!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就是因为爱他,所以她活该!

如果十二年前,她没有遇到他,也许她的人生一定不会这样!

被护士推出来手术室,傅承君走上前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冷眼的看着医生问道:“不会影响受精卵着床吧?”

医生脸色一怔,刚才在进手术室的时候,有人进来说傅总不让用麻醉剂,怕影响孩子。

当时,她就觉得很不可思议,毕竟那一道血痕实在是太深太长了,如果不用麻醉生缝的话,病人根本承受不住。

可是,她只是一个医生,外面的人是她不敢招惹的,所以她只能认命的照做。

在缝合的过程中,她的手都在颤抖着,更被说手下被针线一针一针缝合的沈倾耳。

结果,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出手术室,他问的却是孩子!

孩子真的这么重要吗?竟然可以这么残忍的对待。

可是,她却什么都不敢说,毕竟她只是一个医生,救的了命救不了心。

心像是被凌迟了一般,傅承君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锥进她的心脏的最深处。

不是早就知道吗?在傅承君的心里,她只是一个罪人,一个工具,一个被他一次次打入地狱的曾用命去爱过他的下贱女人!

沈倾耳心里一阵悲凉,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关心的却是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可是这个孩子却根本不是他的!

一行清泪滑过眼角,心里却像是被一把匕首,她无能为力只能眼看着闪着寒光的匕首插进她的胸脯,一点点没入她的体内,直到血肉模糊,再也寻不见那颗爱着傅承君的心。

……

半个月的时间,中间拆线的时候,她再一次经历了一场蚀骨之痛,而傅承君跟秦诺依却谁都没有出现过。

直到一个月的时候,沈倾耳怀孕了。

怀孕了?

五年前,她在绝望中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医生说她以后很难受孕,可是现在她终于怀孕了,她应该高兴啊。

扯了扯嘴角,沈倾耳好想笑,可是有脸上的伤口随着她嘴角上扬的弧度而痛不欲生。

水果刀伤到了右脸神经,从今以后,她都不能再笑了。

呵!

从她嫁给傅承君的那一天起,她便失去了微笑的权利!

一行眼泪滑过眼角,右脸上的伤口狰狞丑陋。

消失了一个月的男人,接到消息的时候便赶了过来,面对她依旧一身冷冽的气息。

昨晚下了一场大雨,此刻窗外碧空万里,阳光普照而她的心如冷若冰窖,寒意顺着心脏布满四肢百骸。

他站在窗口看着天,她坐在病床上看着他。

这些年,他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依旧有着令人着迷的皮囊,挺直的背脊,可是他的心却从来没有过她的位置。

他不言,她不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沈倾耳关节都开始烦着酸。

终于按捺不住,沈倾耳声音淡然的开口,“你真的那么恨我?”

面对她没有丝毫感情的身影,他依旧没有回应。

心口苦涩在蔓延,沈倾耳忽然勾了勾嘴角,“既然恨我,为什么不让我死在监狱?”

挺拔苍劲的背脊猛然一僵,望着窗外玩耍的孩童,傅承君眼底有冷意满满的盈满眼眶。

猛然转身,在沈倾耳始料未及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眼前,全身冷意的倾身,阴森的眼眸锁定着她的双眸,“死?沈倾耳,你欠下的还没有还完,你觉得你有死的权利?”

冷笑一声,傅承君眼底满是残忍继续开口,“沈倾耳,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罪人!你没有说拒绝的权利!”

眼里的深意逐渐凝聚,傅承君上前一步一把掐住沈倾耳的脖子,眼里的寒气比窗外的冰雪还要冷上几分。

这样的威胁,她早就熟悉了,对上他眼底的杀意,她的心里丝毫波澜都没有。

你看,你多了解我,总是知道我的软肋在哪里。

可是,傅承君,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却永远看不透我的心呢?

她越是这样的无所谓,傅承君的愤怒越是暴烈,手里的力度不断的加重,像是要将她沉浸在死亡边缘,然后看着她苦苦的哀求他,他才肯罢休!

可是,她偏不!

她现在宁愿真的死在她的手下,也比此刻被他逼迫着妥协都甘愿。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沈倾耳的脸色被憋的通红,额头青筋暴起,傅承君才厌恶的一把甩开了她的脖子。

“咳咳咳!咳咳咳!”

猛然获得呼吸,沈倾耳握着床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仿佛要将整颗心都要咳出来一般。

看着病床上,狼狈的卷缩在一起的沈倾耳,傅承君越发的烦躁起来。

“好好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高兴了可能会放了秦琴,一旦孩子有任何闪失,我会让你妈一命偿一命!”

沈倾耳目光一颤,平静如水的眼底终于泛起了一丝涟漪。

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对上他厌恶的双眸,沈倾耳只能强行将那句话憋了回去。

闭上了双唇,将那句没有说完的话硬生生的咽进嘴里。

“生下来又怎么样,孩子……这个孩子又不是你的!”

明明在心里呐喊,可是她却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口,就算说出来他会相信嘛?

在他的心里,秦诺依就是白月光一般的存在,就是善良的化身,而她不管做什么,不管说什么都是在狡辩都是在撒谎,都是错!

就算她说出孩子不是他的,他只会相信是她不顾廉耻,一出狱就迫不及待的找男人。

“呵……呵呵呵!”沈倾耳忽然大笑了起来,笑自己的可悲,笑傅承君的可叹,笑这个世界的不公!

凄厉的笑声在空气中荡漾着,一声一声如同魔咒一般的透过耳膜刺入心口。

此刻的沈倾耳像是疯子一般的,眼角含泪却癫笑如狂。

手指紧握成拳,傅承君长出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心口想要掐死她的愤怒。

‘嘭!’的一身巨响,冷风灌入,他走了。

 

 

《请君为我倾耳听》第13章:不该存在的孩子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沈倾耳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在无尽的黑暗中,眼皮发沉的缓缓陷入了睡梦中。

似乎陷入了另一个时空,周围阴沉沉的,无尽的黑暗扑面而来,像是猛兽,将她淹没。

忽然,一张脸出现在眼前,傅承君满脸冰霜,猩红的双眸死死的看着她,声音如刀刃般在她的心上一刀刀划下。

“沈倾耳,为什么你还活着!该死的女人!你为什么不去死!”

仿佛有人掐住了她的脖子,随着声音似刀般落下,她肺里的空气也被一点点的抽走,窒息感扑面而来。

无力的挣扎着,沈倾耳两手不停的在身前乱挥着,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就在死亡一点点的逼近时,脖子上的力道忽然消失。

“咳咳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沈倾耳猛然张开双眼。

窗外月光萦绕,将窗户的剪影打在地上,照亮了房间的每一寸空隙。

依旧是一室的冰冷,而刚才的恐慌原来都是梦。

喉头阵阵刺痛,像是着了火一般的丝丝痒痒。

撑着身子下了床,倒了杯水,沈倾耳推开了门走出了卧室。

冷风吹过,卷起了不远处密林的树木。

‘沙沙’的树叶相互厮磨声传来,沈倾耳瑟缩了一下肩头,满满的环住了双肩看着漫山遍野的树木。

那天,傅承君离开后,她便被带来了这里,位于西山半山腰的别墅。

西山依旧保持着原始森林的样子,只有一条环山路联通,而沈倾耳所处的这座别墅就位于半山腰。

别墅里只有她跟一个保姆,门口被保镖守着,而沈倾耳的活动范围就只能在别墅里面,无法出去。

这算是囚禁吗?

苦涩冷笑,现在的她不过就是一个代孕的机器罢了,需要这么大的阵仗吗?

就算他不派人看守着她,她也逃不了。

四处都是森林,她要往哪里去。

时间过去飞快,她的肚子已经微微有了起伏,就像是一个小山丘般。

那里面有条生命在奋力的成长,而这个孩子却是一个阴谋,一个不该存在的存在。

孩子不能留。

一旦秦诺依拿到了DNA鉴定报告,孩子还是会被流掉,而妈妈和弟弟将会迎接什么,她不敢想象,也不能用来作为赌注!

所以,这个孩子必须流掉!

可是,现在傅承君以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时他跟秦诺依的,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中,如果孩子时被她流掉的,那些惩罚依旧会降临,而她不能冒险。

只是,这几个月的相处时间,沈倾耳由一开始的舍弃到现在的习惯,她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太过于矛盾了,以至于每天早上睁开眼都像是在迎接着死亡降临般的折磨。

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都是她的孩子,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她开始舍不得了。

……

榕城第一场大雪到来的时候,沈倾耳正呆坐床上看着窗外雪花飘扬。

忽然楼下传来一阵打斗声。

正疑惑的时候,门被一股大力踹开,‘嘭!’一声巨响,顾言临嘴角溢着鲜血的冲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拉起床上的沈倾耳就朝门外跑去。

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倾耳被拉着走了几步,才恍然反应过来,望着慌张的顾言临问道:“小临哥,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根本顾不上解答她的疑惑,顾言临直接拉着沈倾耳的手走出了卧室。

看着倒在走廊上的几个黑衣保镖,沈倾耳脸色一怔,一把握住了门框,阻止住了顾言临前进的速度。

回过头,顾言临眼底藏着满满的冷厉,这样的顾言临是沈倾耳从没有见过的,就像是从暗夜中而来的使者,全身冒着冰冷的死气。

“小临哥,你到底想做什么?”

顾言临粗喘着,一边着急的环顾四周观察着环境,一边心不在焉的沉叹一口气说道:“我来救你。”

“救我?”沈倾耳看了一眼楼下,已经集结了一群保镖,正在朝着楼上跑来。

她被傅承君安排在这里就是为了生这个孩子,如果她逃走了,傅承君一定会不择手段的将她找到的。

她早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再多的折磨对她而言都已经无所谓了,只是顾言临不应该面临这些磨难。

五年前,因为她的事情,顾言临险些被顾家赶出家门,现在如果他再因为自己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她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用力一甩,在顾言临始料未及的时候,沈倾耳猛然从他的掌心挣脱,表情郑重的开口,“小临哥,我不会跟你走的。”

脚步一顿,顾言临茫然的看着自己空荡的手,随即抬头看向沈倾耳,不解的问道:“小耳,傅承君不会放过你的,他现在只是在等着孩子出生,等到孩子出生后,他一定会加倍报复你的,你跟我走吧,不然你真的会被他折磨死的!”

“我知道。

”沈倾耳颓然的说,“可是,我不能走,如果我走了,我妈妈还有弟弟一定会死的,你不知道,傅承君就是个疯子!他一定会想尽办法逼我出来的。”

“小耳!”

“小临哥,我已经欠你很多了,我不能再让你为了我冒险了。

”近乎祈求,沈倾耳满脸苦色的说道:“你快走!快走!”

不管她的渴求,顾言临下定了决心,直接转身,直接将沈倾耳从地上抱起来朝着楼梯口走去。

“小临哥!你放开我,我不走!我不能走!”被顾言临抱在怀里,沈倾耳迅速反应过来,两手紧紧的把着门框,坚决的双眼用尽全力的去反抗着。

既然决定来救她,他就不会轻易放弃!

重新放下沈倾耳,忽视掉她眼底的乞求,顾言临双手一根一根的将她把着门框的手指掰开。

“顾言临!你赶紧走,我告诉你,我不会走的,我爱傅承君,爱到不能自拔,就是死我都要死在他身边,我是不会离开他的!”

爱到不能自拔?

顾言临冷哼一声,他心里清楚,沈倾耳是在故意激他,可是明知道这是她的激将法,他的心里还是一阵刺痛,而手下的动作却依旧不停,直到将她手指掰开,顾言临冷鸷的声音随之砸下。

“沈倾耳,你怎么还不明白!傅承君是没有心的,他根本不爱你,他只是在报复你!如果他对你还有一丝感情,也不会让你怀了别人的孩子!”

别人的孩子!

五个字却像是一道剧雷在她的脑海砸下,‘轰’的一声,沈倾耳只觉得脑海中一阵嗡鸣。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不爱自己,只是……只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哪怕这个孩子只是屈辱的存在。

趁着她神色恍惚的时候,顾言临立马上前,揽着沈倾耳的肩头便走到了楼梯口。

她不能走,如果她走了,妈妈和弟弟一定会成为他报复的漩涡。

脑海中还在回荡着傅承君阴骘的威胁,“好好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高兴了可能会放了秦琴,一旦孩子有任何闪失,我会让你妈一命偿一命!”

不!

她不能再自私了,爸爸已经为了自己的任性配上了一条命,她不能再让妈妈跟弟弟受到伤害。

楼下集结的保镖已经冲上了楼梯,而且手里都拿着黑色的警棍,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两人。

不再迟疑,沈倾耳用力的甩动着双手,可是有了刚才的经验,顾言临的手加重了力道,死死的将沈倾耳困在怀里,不给她一丝挣脱的机会。

“小耳,我一定会救你离开的!”说完,顾言临握着沈倾耳的手将她挡在了自己身后,然后朝着楼下走去。

 

 

《请君为我倾耳听》第14章:如果我爽了会考虑

追上来的保镖都是看守沈倾耳的,原本以为只有门口守着的几个,结果一下子就涌出来这么多。

就为了看著她?

他对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很上心。

可是……可是再上心又怎么样,这个孩子又不是他的。

忽然一道冷风迎面劈下来,在沈倾耳逐渐放大的瞳孔中,警棍落下,空气中传来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嗯!”一声闷哼,那么重的一下,顾言临硬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明显瞬间失力,可是顾言临却始终没有松开握着她的手,执念的掐着她手,直到旁边的保镖再一次扬起了警棍朝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砸下。

而这一次保镖用尽了全力,整张脸都狰狞着,眼底满是狠意,而警棍落下的位置刚好是刚才顾言临被打的地方。

千钧一发的时候,沈倾耳用尽全力一甩,因为顾言临的胳膊受了伤,沈倾耳一甩竟然真的从顾言临的手里挣脱了出来。

他的胳膊已经受了伤,如果再被打一次,顾言临这辈子都不可能拿起了手术刀了。

她已经欠他够多了,不能再让他再因为自己付出了。

在她猛然收回手的时候,结果脚下一滑,两手朝着楼梯扶手去抓的时候,已经晚了,整个人便朝着身后的楼梯摔去。

身子落地的瞬间,沈倾耳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是被拆开了一般,后腰刚好撞击在阶梯上,还没有来得及呼痛,一阵剧烈的颠簸,全身每一处关节都像是被刺入了一根钢钉,痛意席卷全身。

在身子下滑的时候,沈倾耳竟然下意识的身手想要护住肚子里的孩子。

这几个月,她处心积虑的想要用一些意外的方式将孩子流掉,可是真的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她却不忍了。

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的,孩子身上流淌的另一半血都是她的,也是她的孩子。

身体好痛,心更痛,仿佛无数把利刃在她身上切割着,下腹一阵坠落的疼痛,两腿之间似乎有温热的液体在蔓延。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全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凝固了一般,只有小腹中的流失感依旧明显,耳旁似乎响起了孩子的啼哭声。

宝宝,你在生气吗?

对不起,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如果可以,下一次投胎一定要擦亮眼睛。

宝宝,再见了……

……

“沈小姐,不打麻醉的话,你会受不了的!”

手术台上,中年女医生着急的嘱咐着。

沈倾耳仿佛一具冰冷的尸体般,只有眼角不断滚落的泪水在提示着,她还活着。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声音早就已经哑的说不出一句话。

摇摇头,凄然的声音说道:“不用了。”

三个字仿若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这个孩子来的时候,她被强行按在手术台上,什么麻醉措施都没有用,就被强行的掰开了双腿。

现在孩子没了,她也要生生的感受一次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最后存在的痕迹。

哪怕是痛。

空气中尽是消毒水与血液的味道,令人作呕的味道,沈倾耳还没有从手术台上下来,却已经吐的昏天暗地。

周围做手术的医生都查不出原因,流产手术不至于呕吐啊,可是沈倾耳却不停的干呕着,吐到后来,胃里什么都没有了,她开始咳血。

身下流了多少血,她就吐了多少血,直到彻底昏死在手术台上。

……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久到她在醒来的那一刻连眼皮都翻不动了。

一直守在一旁的顾言临看到沈倾耳醒了过来,立马起身,声音沙哑而急切的问道:“小耳,对不起,我混蛋!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遭受这么大的伤害,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张嘴想说话,却发现什么整个喉头都是血腥味道,而她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知道她想说话,顾言临立马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纸和笔,示意她写下来。

全身用不上力气,沈倾耳勉强的才写下了扭曲的两个字,“快走!”

快走?

顾言临坚定摇头,“小耳,我不会走的,我要一直守在你身边。”

强忍着心里的苦涩,沈倾耳摇着头,努力的张嘴想说话,根本一个音调都发不出来。

因为说不出话,沈倾耳越来越着急。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傅承君是不是已经往这边赶了。

别墅里的那些保镖数量足以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孩子的看重,他一定是被什么事情困住了,所有才会没有第一时间赶过来。

在傅承君的意识中,这个孩子是他跟秦诺依的,而现在流掉了,还是因为顾言临要救她才被流掉的,傅承君一定会疯掉的!

他会不择手段的折磨顾言临的。

用尽全身所有力气去推他,可是顾言临眼底泛着泪光,眼神笃定的摇头,“小耳,我不会走的,要走我也要带你走,哪怕赔上我这条命!”

“你的命?”

顾言临的话刚说完,门被一脚踹开,傅承君一身冷厉的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的双眸藏毒。

“我的儿子也是你的贱命能赔偿的!”

话落,一群黑衣保镖便冲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将顾言临按在了地上。

他什么都没有问,墨黑的眼眸死死的锁定着她的脸,将她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打!只要留一口气就可以!”

残忍的话刚说完,保镖们如雨滴般的拳头便朝着顾言临的身上砸下。

沙包一样大的拳头,每一下打在身上,空气中都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不一会儿空气中便弥散开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沈倾耳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声的朝着傅承君恳求着。

之前他为了保护她生生的接下了一棍子,再被他们这么打,顾言临根本撑不住的。

傅承君铁了心的要他的命,她明知道她越是求救,他越是发狠,可是除了求他,她别无办法。

不顾自己刚小产,不顾手背上还扎着针,沈倾耳直接从病床上爬下来,因为双腿无力而朝着地面栽去。

一头磕在地板上,额头立马涌出了一股温热。

全身每一处关节都痛,可是她根本顾不得这些,两手撑着地面朝着傅承君爬去。

整个过程,她就像是苟延残喘的垃圾一般,只能在地上滚动。

尊严?

重要吗?

在生命面前一文不值!

直到爬到他脚下,沈倾耳已经失去了半条命,颤抖的两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裤腿,原本发不出丝毫声音的嗓子忽然有了声音,开口发出的却是令人生厌的如同老旧的弹棉花机的声音。

“傅……傅承君……”

暴戾的双眸看向趴在地上的人,傅承君冷笑一声,语气戏谑,“心疼了?”

无力的张着嘴,沈倾耳却根本无力辩解。

被保镖暴打的几乎已经没有声息的顾言临,眼底充斥着血丝,透过鲜红色看着跪趴在地上的沈倾耳,顾言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要朝着沈倾耳伸出了手。

“小……小耳!不……不要为我无情!他……他不配……小……啊!”

一声发自心底的嘶吼,顾言临伸出的手直接被保镖一脚跺住。

空气中几乎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沈倾耳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崩溃了。

“啊!!!啊!!!”

一声一声尖锐的嘶吼声,像是要冲破骨膜一般,刺入人的灵魂深处。

这么凄惨的场面可是看在傅承君的眼里,他们却更像是一对情深义重的苦命鸳鸯!

鸳鸯?

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棒打鸳鸯!

猛然弯腰,在沈倾耳震惊之际,傅承君一把拉住了沈倾耳的衣领,将她拖到自己身前,随即清冷的唇瓣便吻住了她的嘴唇。

沈倾耳双手撑在傅承君的身前,想要将他推开,却被傅承君按着头加深了这个充满耻辱的吻。

在沈倾耳几乎呼吸不过来之际,傅承君终于松开了她的唇瓣。

被打的几乎没有人形的顾言临更是像是疯了一般的叫嚣着,怒吼着。

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怎么愤怒,换来的是一拳又一拳更加残暴的拳打脚踢。

她的唇瓣早就被咬破,傅承君厌恶的松开了她,阴森的冷笑着,伸着舌头舔舐着嘴角上的鲜血,鬼魅的问道:“求我放了他?你打算怎么个求法?”

好一对苦命鸳鸯,他就是要看看她能为顾言临做到什么地步!

他在发怒,他在为了沈倾耳不顾一切的保护顾言临而发怒,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依旧昂着头满眼期许的祈求道:“你说……你说怎么求,只要你放了小临哥,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怎么样都无所谓是吧!

哪怕去死?

好!

很好!

“沈倾耳,你他妈真够贱的!”

眼底的恨意几乎要将她凌迟,可是除了求他,沈倾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五年前她就该死的,是顾言临救了她,这五年时光已经是她偷来的了,她不能再让顾言临为了她冒险了。

她不值得!更不配!

“怎么样都无所谓?”陷入深思一般,,良久傅承君才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道:“取悦我!如果我爽了,也许就会放了你的情夫!”

小九爷的《请君为我倾耳听》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请君为我倾耳听》就可以了哦~

请君为我倾耳听

请君为我倾耳听

作者:小九爷状态:已完结

豪门虐情小说小九爷,主角是沈倾耳傅承君,请君为我倾耳听内容幽默感人,一起阅读关于请君为我倾耳听的精彩内容:沈倾耳爱傅承君,只有她自己知道。傅承君恨沈倾耳,全城人尽皆知。为了能够嫁给他,她亲手将父亲推进了鬼门关。十年深爱,换来的是他亲手将她打入地狱。三年婚姻,得到的是被他打落一地的自尊。父亲惨死,母亲失踪,弟弟痴傻,就连他们的孩子也被他亲手毁掉,当死神来临之际,她终于明白,他的爱从来都不不曾给过她分毫。看着她受尽折磨,遭受屈辱,在鬼门关徘徊,他的心竟然刺痛了。他以为足够恨她,却没有想到看着她求...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