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她的晏先生(蒋可乐)在线阅读全章节

时间:2020-04-01 15:55:51她的晏先生作者:蒋可乐

她的晏先生豪门虐情小说《她的晏先生》全文在线阅读,看蒋可乐笔下的主角祝渔晏修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队里人都知道,晏修家世好学历高,气度不凡,是个魅力值爆棚的公子哥,却单身至今。众人百思不得其解,谁问,他都不耐烦:“老子沉浸工作,无法自拔。”直到队里来了一个小搭档,众人悄悄看见格斗高手、身手敏捷、根正苗红的晏副队长,被瘦瘦小小、眉眼如酥的小搭档祝渔摁在墙上亲了一口,飙了一句脏话:“晏修,我再问一遍,你要不要跟老子谈恋爱?”说好沉迷工作的人将祝渔摁在怀里:“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众人大跌...

推荐指数:10分

《她的晏先生》在线阅读

《她的晏先生》祝渔晏修免费试读

她的晏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她的晏先生》第9章 私生饭行为

夜里晏修又睡在办公室了,早上还没睡醒就被周炎弄醒了:“我找到了新线索!”

洗手间,晏修捧了一把冷水,冷水刺骨,他面不改色一边洗脸一边问:“查到什么了?”

周炎满脸都是想说的八卦,可偏偏还要故作神秘的卖关子:“黑纸袋。”

晏修刷牙,含糊不清地问:“装了什么?”按照周炎这副八卦样子,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炎忍不住了:“情趣用品!”

当警察这么久,早已习惯了奇奇怪怪花里胡哨的东西。

晏修倒没好奇,只是皱了皱眉头:“他买那个东西干什么?他好像没女朋友吧。”

周炎诚恳摇头:“不知道。”

晏修快速漱完口,回办公室拿衣服:“我先下去吃个早饭……”

周炎用下巴点点桌上丰盛的早餐:“祝法医都给你带了。”

晏修一愣,下意识地找祝渔的身影。

“早走了。

”周炎八卦地问,“话说你们俩什么关系啊?干哥哥妹妹?但是我瞧着你们关系不单纯啊。

青梅竹马?不对啊,你比她大那么多。”

“……”晏修打开袋子,夹了一个灌汤包准备塞到周炎嘴里,想了想又放下,“你不值得吃这么好的早餐。

”转手放进自己嘴里,热腾腾的,一口咬下去汤汁充盈口腔,缓解了熬夜的疲劳感。

味道很不错。

周炎:“……”

再好的早餐到晏修这儿也是三两下就解决完了,周炎说:“摄影楼没隐形出口,李辉进了旁边的小道巷子就再也没有出来了,不过巷子后面通街道,他应该是从那边回去了。”

晏修道:“还不确定他经过摄影楼是巧合还是意外,他是去找谁。”

周炎点点头:“有些棘手,要不……找来问问?”

晏修没说话,这时,魏梓文划着办公椅过来,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我干了一件大事儿!”

两人:“……说来听听?”

魏梓文说:“我昨晚回去想了半宿,总觉得我和李辉是同一种人,然后……”他抓抓脑袋,“今天早上周炎说他买了那玩意儿,而且李辉的游戏和各大平台的ID叫‘我要要要要要’,我想求证下,于是,我就把他电脑黑了。”

两人:“……”我他妈……

两人:“然后?”

“然后我在里面发现了私密文件。

”他推推眼镜,卖关子,“是照片。”

晏修眯了眯眼,职业的警惕让他心里有某种预感,准确地说出两个字:“黄姚?”

“宾果!”魏梓文打了个响指,“你绝对想不到他竟然是黄姚的粉丝!还是那种疯狂的粉丝,但凡黄姚出售的写真杂志,他都有,不但有,还存了电子档。”

“这么多巧合连在一起绝不是巧合。”

晏修拍拍椅子:“那就带李辉过来问问。”

审讯室里,四四方方的封闭室,密不透风,头顶是无死角的监控和录音设备,一张带着镣铐的桌椅,对面放着两张椅子。

李辉低着头,偶尔抬头好奇地看看周围,不安地搓搓手,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周炎说:“两个小时了。”

晏修耐心有,闲闲地喝了一口茶。

这茶叶是沉茶,味儿不好,他也不在意:“再关两小时审。”

两个小时后,晏修和周炎一起进了审讯室。

李辉看到两人立刻直起身子,防备的表情两人都看到眼里。

晏修不动声色坐下来:“知道我们找你是为什么吗?”

李辉摇头:“不知道。”

“是关于黄姚的案子。

”周炎接话,“黄姚死亡当天你到底有没有见过她?”

李辉迟疑了一秒,很肯定地摇头:“没有。

”似乎是在心里做了建设,又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有时候她来黄家,我都在打游戏……”

周炎记下。

晏修笑道:“那我换个问题——黄姚死亡当天你有没有去找她?”

李辉瞳孔微颤,迟疑了两秒然后用力摇头,幅度大得连肩旁都缩了两下:“没有。”

撒谎。

晏修点点头,像是相信了:“追星吗?”

李辉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点头:“有喜欢的明星。”

晏修没问喜欢的是谁,而是问:“喜欢了多少年?”

谈到这个话题,李辉的表情也放松了不少:“都快五年了。”

黄姚出道正好是五年。

“哇!五年哎。

”周炎笑道,“我也喜欢一个明星喜欢了五年,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他刚出道演的一部电影,你呢?你喜欢她什么作品呢?”

黄姚是手模,没什么作品,倒是留下不少照片写真和广告。

果然,李辉说:“一个广告……很好看,当时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他似乎陷入了回忆里面,表露出来全是狂热和喜欢崇拜。

晏修笑道:“啊,是女明星啊。”

李辉一怔,觉得有些奇怪,但他没有深想:“嗯,虽然没什么作品,但是她很红,粉丝很多……”

“所以……”晏修目光沉静地看他,“这个明星是……黄姚。”

李辉愣住了,瞬间才明白刚才根本不是什么闲聊,而是一扣一环的套话。

他立刻闭上嘴沉默。

晏修也不在意,重新回到前面的话题:“黄姚死亡当天你去找她了?”

李辉沉默,表情更加防备警惕。

这会儿又晏修也不套话了,而是实话实说:“摄影棚附近的监控有你的身影,你不承认也没办法。

”他将照片放在桌上,慢慢地推向李辉。

李辉抬头看了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双手不安地绞在一起,还是沉默。

晏修继续问:“你找黄姚做什么?”

沉默。

周炎靠在椅子上,闲闲地靠在椅子上:“你不说也可以,证据我们会慢慢找,总会找到你杀害她的证据。”

李辉猛地抬起:“我没杀她!”目光凶狠却坚定。

晏修问:“那你有没有去找你?”

李辉冷静下来,犹豫了许久才张张嘴:“找了……”

“你去找她做什么?”

李辉:“我……我想让她做我女朋友……”

晏修意料之中:“然后她不同意你就把她杀死了?”

李辉一听激动得要站起来反驳:“我没有杀她!我怎么可能会杀她!”他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有些绝望,他那么爱她,发誓要誓死追随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杀她,他想带她逃离黄家,再也不要回来了,他甚至恨不得想把凶手碎尸万段!

李辉呼了一口气:“但是她不见我。”

“不管我怎么求她,她都不肯见我……”

周炎了然于胸地笑了:“黄姚当然不会见你了,人家把你当私生饭了,逃都来不及逃……”

李辉打断他的话:“不可能!我才不是那种私生饭!我是她的忠诚粉丝,而且姚姚说了我可以去找她的。”

“什么时候说的?”

“吃饭的时候说的。”

晏修点点头,应该是在黄家的饭桌上,黄姚面对热情的粉丝,礼貌地说了这句话。

晏修突然想起什么:“她给你电话了?”

李辉摇头:“我找大哥拿的,但是接电话的人不是她……”

怪不得黄姚的通话记录正常,可能给李辉的号码是某个助理的。

晏修把号码记下,看了眼周炎。

周炎秒懂,问李辉:“这是什么?你当天去找黄姚拿的东西。

”把同款黑色纸袋放到他面前。

李辉看了一眼,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礼物……”

晏修笑:“情趣用品是礼物?送给谁?”

李辉不吭声。

晏修问:“据我们所知,你好像没有女朋友吧。”

周炎接下话继续问:“送给黄姚的?”

两人来势汹汹的逼问让李辉无路可退,可有些话本来就是难以启齿,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李辉忍无可忍道:“你们应该去抓凶手!而不是在这里问我的隐私!”

“OKOK。

”周炎闭嘴。

晏修乘胜追击:“从黄姚死到你有嫌疑的这一刻,你就没有隐私了。”

李辉抿抿唇沉默,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很难为情地开口:“姚姚说她喜欢这个……”

晏修:“她亲口跟你说的?”

“……不是,”李辉低下头“她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了。”

“和谁打电话?”

“不知道。

”李辉的声音明显也放低了,“听说是男朋友,但是我查证过,她没有男朋友的……”

“所以……”晏修总结,“你以为黄姚喜欢这个,才会送这个给她,想要她做的你女朋友?”

李辉:“是的。”

“你们总共见过几次?”

李辉记得很清楚:“三次。”

“三次都在黄家?”

“是。”

晏修显然很无奈:“你这种行为已经算得上是私生饭了。”

李辉摇头:“我不是!我没有逼她,我只是想见见她,和她说说话……”他只是想黄姚那双纤细柔软的手拿着鞭子调教他……想跪在地上抱着黄姚的腿,哭着恳求:“姐姐求你调教我,我会很乖……汪汪汪……”

那通电话里的黄姚就是这样,眉眼红唇,如酥如丝地跟那个男人说:“主人,求求你调教我。”

晏修知道了,那个男人应该是黄姚的地下情人,甚至是金主,所以才能让性格高傲的黄姚不得不依附他。

晏修继续问李辉:“所以当天没见到黄姚就走了?”

李辉:“对啊,我都进不去里面。”

晏修问:“你想见黄姚为什么不走正门,要偷偷摸摸翻墙?”

李辉没想到他们会问这个:“那天我从大哥嘴里得知姚姚在附近拍摄,游戏打到一半发现就是附近,翻墙抄近路,所以我就去了……”

之后黄姚死了,警察来黄家,后来走的时候,他还在心里暗喜,幸好没从正门出去,不然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游戏号谁在玩?”

“这个啊,我也不认识。

”李辉看他们不相信自己,拼命解释,“真的,当天好多人在后面看我们打游戏,机位换来换去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号给哪个人在玩了。”

晏修和周炎对视一眼:“为什么当时撒谎没有见黄姚?”

李辉一脸废话地看着两人:“还不是怕你们以为我是凶手,警察叔叔,该说的我都交代了,其它的我真不知道了……再说了,我根本不可能杀黄姚,我没有理由杀她……”

确实,李辉暂时没有杀害黄姚的嫌疑,案子进展到这儿,却也断了部分线索。

 

 

《她的晏先生》第10章 把人利用完了就扔

祝渔在做DNA分析,突然想起魏梓文说——嫉妒,所以才会砍下死者的手。

如果凶手不是因为嫉妒或者其他原因而砍下死者的双手,单纯为了欣赏,那就是个极其变、态残忍的杀人凶手。

几个小时过去,打印机吐出白色的纸张,祝渔合上资料,拿出纸张,看到内容,眼眸眯起,目光复杂。

张瑛的DNA和尸骨的DNA显示为一致。

那么,五年前绑匪因为丈夫报警然后撕票了,为什么五年后,要用同样的杀人手法继续杀人?

凶手或许不是女性,有可能是男女共同作案!

祝渔心中警铃作响,她骇然起身,拿着资料跑出法医中心,刚跑到楼道,透过窗口,看见晏修靠在走廊尽头抽烟。

他背后是窗外,今天天气好,晚霞映红了整条走廊,将影子拉得细长。

夕阳余晖,景色格外美好。

烟还没抽完,晏修就听见高跟鞋“咚咚咚”由远及近传来,他反感这个声音,皱了皱眉头,一抬头就看见祝渔手里拿着单子,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结……结果出来了。”

祝渔这副慌里慌张的样子,让他抽烟的手顿住了。

晏修低头捻灭烟头,扔进下方的垃圾桶。

“结果出来了?”晏修走向她。

祝渔闻到了他身上残留淡淡的烟草味,她想起他抽完烟习惯性含一颗薄荷糖,但是这里没有薄荷糖,只有口袋里的西瓜味口香糖。

祝渔下意识把口香糖拿出来,递给他。

晏修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又垂眸看着她的柔软手心里的一片口香糖,神情冷峻,眼眸平静。

晏修没有伸手去接,只是问:“结果怎么样?”

祝渔收回手,敛了敛思绪:“凶手可能不是女性。”

晏修何其聪明,微微挑眉:“DNA一致?”

祝渔点头,把资料给他,他伸手接了资料,淡淡道:“谢谢。

”转身往台阶下去,身影笔直而修长,淡漠没有温度。

祝渔在原地站了一会,跑上去,跟在他身后:“你不是说请我吃饭的吗?”

“已经请了,上次的盒饭。”

“你玩儿我?”

“没有。”

晏修继续往前走,走一步她就跟一步,跟个小尾巴似的。

到了警局门口,晏修往书店的方向走,祝渔还跟在身后。

晏修回头:“你不回家?”

“不回了。”

祝渔赌气般的看着他,似乎非要他请自己吃顿饭,她才不跟着他了。

她垂眼小声嘀咕,声音却又恰巧让他听见:“哪有你这样的,把人利用完了就扔。”

晏修微顿,嗤地一声笑了。

然后他说:“书店,一起去?”

祝渔眼神都亮了。

祝渔和晏修来到书店。

她站在书店门面,微微发怔,别家店铺的玻璃墙上贴着招聘、转让,只有书店的墙上贴着寻人启事:张瑛、女、是我的发妻……

老板他……一直在等自己的妻子吧。

晏修准备推门进去,忽而察觉身后的人没有跟上去,他回头,就看见祝渔站在路中间,望着墙上的寻人启事,小脸微红,只是眼神有些难过。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寻人启事,再看她时,眼眸变得柔和,嗓音低沉:“还站在哪里做什么,你挡了人家的路。”

祝渔恍然回神,扭头一看,一辆自行车骑过来,她不好意思笑了笑,和他三两步走进书店。

书店清冷安静,几个模样乖巧的小孩捧书看。

老板坐在柜台后面,一身中山装,戴着眼镜,手上拿着书卷。

听见推门声,他笑道:“晏警官,又得了空闲找我下棋啊。”

晏修微顿,语气很轻:“我今天不是来下棋的。

”他说着走进来,绕到后面的内室。

“是不是……”老板听闻就感觉有事情,连忙放下书,恰时祝渔进来,他头也不回,急不可耐说道:“不营业了。”

祝渔一笑,指了指没入里面的背影,说道:“我和晏警官一起来的。”

“也是警察啊?”老板打量她片刻,轻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匆匆走进来,语气急耐地问晏修:“是不是有消息了?”

“嗯。

”晏修坐在沙发上,他将资料放在桌上,两手相合,语气沉静,“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老板怔了片刻,随即风轻云淡地笑了笑:“瞧你这话说的,人不是活着就是……死了,有什么是我接受不了的。”

随后进来的祝渔听闻这话,心突然就酸了,目光看着老板伸手拿资料的手轻轻颤抖,她无声在晏修身旁坐下。

老板拿起资料,却停住没有往下翻,不知是不敢还是害怕。

许久,老板叹了叹,突然说:“那年,阿瑛十八岁,我二十九岁,她还是个小姑娘,天真灿漫,站在山花丛中她对着我笑,说李先生,他们都说你学问高,那我能不能请教你一首诗。

”他顿了顿,伸手抹了抹眼睛,声音有些哽咽,“她问的诗便是那首君生我未生……我当时就想啊,就算隔着十几年的光景我也要娶她。”

“可是她跟了我却没能过上好日子,两方父母阻扰,好不容易结了婚,第一个娃娃出生不久夭折了,医生说她生娃娃吃了苦头,以后难得有了。

我当时想,没有就没有,一夫一妻相伴过一辈子就得了……”

祝渔听着,轻轻垂眼,心里有些难过。

这样的爱情,怕是最美好的吧。

她偏头看了晏修一眼,他的面容很平静,但是黑亮的眼眸里却有些动容。

晏修察觉她的视线,抬眸看她,神色微变,又轻轻挪开目光,不再看她。

老板重重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翻开资料,里面夹着两张照片,一张是尸骨装在麻袋里的照片,第二张是摆在解剖台上的全骨。

“晏警官……”老板的肩膀在颤抖,他指着照片,不可置信地说,“这是阿瑛?”

晏修点头。

“怎么……怎么会成了一堆白骨……”

老板忽而把照片抱在胸前,嘴唇颤抖,轻喃:“五年了……我等你了五年……不是为了等一堆白骨啊……”

祝渔看晏修一眼,又看看老板,轻声道:“请您节哀顺变。

我和晏警官今天来……是为了请您协助调查,让我们更快找到杀害您妻子的凶手。”

“凶手?”老板抬头看她,苍老的眼里泛着泪光,他呆呆地问,“凶手不就是当年绑架她的人吗?还要调查什么!直接找他不就行了!”

晏修垂眼,说道:“因为刚找到您妻子的尸骨,所以很多线索和证据都要重新查找。”

祝渔接着说:“希望你再仔细回忆当年绑架案的所有细节。”

老板缓了缓情绪,把资料合上放在桌子上,两手握紧拳头,用力说道:“不用仔细回忆,我记得很清楚,这辈子都忘不了。”

屋内的气氛静了一瞬。

两人静坐听老板讲起这段痛苦的往事。

“2014年5月18号的下午……我和阿瑛吃完饭,我像往常在这里看店,她有时候看书,或者看电视。

那天家里的生活用品用完了,她说要去一趟超市,顺带买点水果……她出门的时候,我刚巧读到一本诗,便说明天去买,我念诗给你听。

她就笑话我都老夫老妻了,却耐着性子听我把诗念完……后来说反正闲时没事做,走走活动活动,我就站在门口看她慢慢走远……我没想到那一首情诗竟成了永别。

晚上我在家等到9点,周围的店铺都关了门,阿瑛还没回来,我当时心下一沉,连忙披上衣服拿了手电筒出去找。”

老板恍然看了看窗外,屋内的气氛随着话题变得悲凉,他低头搓了搓手,继续说:“广场,隔壁家的麻将馆,每个超市便利店我都没有放过,找了一夜还是没有找到,第二天报警,警察说超市的监控显示阿瑛七点就出了超市,就往回家的方向走了,但是……”

老板的情绪变得低落起来,似乎有些痛苦不已,晏修和祝渔默声没说话,等老板捂脸缓了缓情绪,“前面那条巷子,我们走了十几年,闭着眼都能回家,谁知道……我一眼没合,和父母,岳父岳母把水城翻遍了都没有踪迹,连警方都劝我做好思想准备,直到第三天,我接到绑匪要三十万的电话。”

后面的事祝渔都知道了,父亲和晏修是负责案件的刑警。

但交易那天晚上,天公不作美,C市下了很大一场暴雨。

水位上涨,道路交通不便,而绑匪又狡猾得很,等老板提着钱到达交易的地方——一个人山人海的广场,绑匪让他把钱袋放在垃圾桶,等警方布置埋伏后,准备交易时,他又突然说有警察,要求加钱,金额为四十万,换交易地点。

老板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钱,时间紧凑。

第二个地点是动物园,经过上一个地点的失败,警方很小心,但还是被歹徒看穿了,换第三个交易地点,又加十万,金额为五十万元。

绑匪说的交易几个地点,从距离、人群、还是位置,它们之间根本没有共同的相交点,似乎只是绑匪看地图随口说出的地点。

但唯有一点,警方很明确,就是绑匪知道有警察跟在后面,故意扰乱视线。

而警方的警力有限,绑匪在暗,他们在明,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交易地点选在哪里,要多少钱,又是暴雨时节,警员们早已精疲力尽。

 

 

《她的晏先生》第11章 你拿我当小宝贝吗

老板看了看晏修平静的面容,回忆几秒,慢慢说道:“那晚的雨下得格外大,我应绑匪的要求来到第四个交易地点,C市的江岸大桥。

而最终金额确定为六十万元。”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然记得自己当时站在桥上,望着黑漆漆的夜空的情景。

暴雨倾盆,落在脸上模糊了视线,根本看不到远处,桥上只有行驶的车辆,当时他也不知道警方到底是埋伏在桥上还是桥下,直到他接到绑匪的电话,说是要他把钱袋扔在水下面。

站在桥上往下看,湖水黑漆漆的一片,他说要见到妻子才扔;绑匪突地冷笑:“如果不扔,我就马上撕票。”

最终他还是从桥上扔了钱,警方在江桥周边冒着大雨埋伏了三天三夜,但是都没有看到绑匪的身影,而钱,早已不知去向。

他们只能猜测钱被伺机等待的绑匪拿走了。

听完这个故事,祝渔叹了叹,望了望窗外,突然说:“我能不能看看你妻子生前的照片。”

老板点头,起身上楼。

五分钟后,老板抱着三本相册,许是看了和妻子的结婚照,他眼里有些温柔:“她年轻时喜欢照相,所以我为她拍了很多照片。”

“谢谢。

”祝渔接了照片,轻轻翻开。

老板坐了一会儿,起身走到外面的阳台,背影寂寥而苍冷,再说起这段痛苦的往事,心情都变得沉重。

祝渔翻了几页,特意去看张瑛的手,手指肉乎乎的,捏上去很舒服,但谈不上漂亮,如果说是用来欣赏,只能说凶手的审美观异于常人。

那为什么凶手又要杀黄姚?

祝渔把照片推给一旁的晏修看,皱眉想了想:“有没有可能绑票的是一个人,而杀人的又是一个人。”

“怎么说?”晏修饶有兴趣看过来。

“在没有发现尸体之前,我们很容易想到张瑛的案件只是一起简单的绑架案,凶手被埋伏跟踪的警方惹恼,最终拿钱撕票。

轻易被惹恼,轻易撕票。

这说明绑匪不冷静,心思不缜密。

但是知道尸骨和张瑛的DNA一致,凶手用乙醚制服死者,我们推测是女性,而凶手为什么要截断死者的手?他\/她肯定是有目的,并且花心思清理尸体上的痕迹,将五年前的尸体藏得无人察觉。

所以我觉得绑匪不符合凶手的画像。

而且凶手为什么要在五年后杀黄姚?”

晏修认真听完,抬头看她,眼眸平静,说出一个更大胆的猜测:“可能绑匪的目的不是为了钱。”

祝渔轰然一顿,睁大了眼:“不是为了钱?你的意思是?”

“为了撕票。

”或许凶手就是为了杀人!

他一字一句说出这四个字,表情沉静,语速不徐不疾:“恰恰相反,绑匪很冷静且心思缜密,他知道老板早就报了警,也知道交易当天警方一定会跟踪埋伏,所以他故意不停地改变交易地点。

“他是为了告诉警方,他一直在背后注视着老板。

另一点我猜的不错他是为了浪费警力的资源,为最后一场九点钟的交易做准备,所以他选择江岸大桥,当天一直在下雨,九点钟,正是暴雨下得最猛烈的时段,也许他提前计算了水位,降水量,以及水流量和速度,算准了钱袋沉浮和漂移。

那么你觉得他还不够聪明么?

“同时,由于当天不停地换地点,警方的布局绝对不会很快,当时只有我和老师在桥下面,看见钱袋沉了下去,岸上毫无动静。

五分钟后我和老师发现了不对劲,跳下去发现钱袋早已不知所踪。

这么短的时间,绑匪一个人能做到吗?

祝渔听得惊心动魄,她喃喃道:“这么说来,绑匪有团伙?”

“是,所有的布局计划,都说明绑匪是团伙,而且……”晏修无奈笑了笑,嗓音沉静,“几天后,江岸大桥下飘起一具男尸。

他是开船运货的船工,据其他的同事所说,交易那天晚上九半钟,他全身湿水回到船厢,手上还提了个很大行李袋;第二天,船工就辞职走了。

几天后,就在江岸大桥附近发现了尸体。

尸检结果是溺水死亡,胃里有微量的乙醚。”

祝渔听完深吸一口凉气,“乙醚?这么说绑匪就是凶手?那么这个船工就是帮凶?因为分赃不均,所以……”

“不是。

”晏修很肯定摇头:“起初我也这样猜测,但是发现张瑛的尸体后,我可以确定的是船工和绑匪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之间只存在交易。

他能将一具会暴露身份的尸体藏五年,说明他很冷静聪明,也懂得如何利用人心,更懂得如何杀害别人。

所以有帮凶对他来说是一种麻烦。”

祝渔眯了眯眼:“暴露身份?你是指尸体消失的手?”

“对,也正是因为他把尸体藏起来,我找不到受害人的尸体,线索也断了,所以我也没办法证明我的推测是否是正确。”

晏修停了停,见祝渔低眉听得认真,他索性全说了:“张瑛的手和黄姚的手,明显不一样,而凶手却把两个截然不同的手砍了,是不是很矛盾?说明凶手截断她们的手,并不是为了欣赏。”

“我知道了!”祝渔忽而笑了,“如果说张瑛是案件出发点,那么黄姚就是案件的结始点,他们代表了凶手这五年来的生活,从谷底到平静又重新杀人,有可能黄姚和当年的绑架案有关。”

“对。

”晏修也露出淡淡的笑容,语气沉静,“我猜测在绑架之前,张瑛和黄姚与凶手有过交集,这种交集更是导致后来发生的悲惨事件。”

祝渔听完,懒懒地歪着头,笑着看他:“晏警官挺厉害的嘛。”

晏修一顿,有些无语,似乎是觉得她眼里的奉承味儿太重了。

祝渔才不管呢,先夸了再说。

两人告别老板,走到外面,正是七八点钟的样子,外面热闹极了,烤串、煎饼果子、奶茶摆了长长的一条夜市街。

“晏警官!”祝渔理直气壮地说,“请我吃饭。”

晏修停下脚步,随手悠悠地一指:“吃那个?”

祝渔看过去,是卖龟苓膏的,她撇撇嘴:“这不是饭。”

“那个?”

麻辣烫。

“不吃。”

“这个呢?”

“我不吃。

”祝渔固执地说,“我要你请我吃饭。”

晏修郁闷了:“你怎么跟个熊孩子一样?”

祝渔瞪着他:“晏警官,请注意你的措辞。”

晏修被她逗笑了,摸了摸后脑勺:“走走走,请小祖宗吃饭去。”

祝渔这才心满意足跟在他屁股后。

不过晏修请她吃饭是真,敷衍她也是真。

只见他随便进了路旁的一个小饭店,进门随手拿了张菜单和笔,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坐下来随意地勾了两个菜和一个汤。

然后递给服务员,全程没有由她点菜的意思。

祝渔坐在他对面,磨了磨小虎牙:“不是说请我吃饭的吗?不应该是我先点菜吗?”

晏修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说:“随便吃吃得了。”

“真敷衍。

”小声比比。

祝渔坐正,招手喊来服务员:“你好,麻烦给我一份新的菜单,我要重新点菜。”

服务员拿了新的菜单,祝渔自个儿点完菜,也没有让晏修点,点完就把菜单给服务员了。

等服务员走了,她挑衅似的看了看晏修,但是那人目光淡淡地看着窗户外面的路人,并不在意她任何的动静。

祝渔觉得挫败极了。

服务员拿着菜单进了厨房,说:“十号座换菜单了。”

先前为他们点菜的服务员经过,接过她手里的菜单一看:“唉?这两份菜单一样唉。”

菜一样,汤一样,不同的是备注写着:

多饭。

多加点饭,谢。

餐馆做菜速度很快,很快菜就上来了。

祝渔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又看看晏修,那目光似乎在说:你看我多好,点了一个你喜欢,一个我喜欢,汤都是我们俩爱喝的。

晏修看了看小姑娘一脸求表扬的表情,又轻轻撇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地说:“赶紧吃,吃完了我要回局里开会。”

那声音有些急促,可是不是真的很急,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哦。

”祝渔撇撇嘴,乖乖拿起筷子吃饭。

吃完饭,祝渔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皮,看到晏修还在吃,她转了转眼珠,然后提起包就去前台买单了。

买完单回来,她把小票给晏修看,语气十分认真说:“这顿饭是我请你的,你记得还我一顿,还要再请我吃一顿。”

晏修???

只差脸上写着好不要脸四个字了。

祝渔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又能怎么样呢?她干过不要脸的事儿多得去了呢。

很显然晏修也想到了那些事儿,他甚至记得他夸她名字好听时。

“祝渔祝渔,珠玉珠玉,你爸是拿你当宝贝呢。”

“真的呀,”她支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那你呢?

“晏警官你拿我当你的宝贝吗?”

蒋可乐的《她的晏先生》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她的晏先生》就可以了哦~

她的晏先生

她的晏先生

作者:蒋可乐状态:已完结

她的晏先生豪门虐情小说《她的晏先生》全文在线阅读,看蒋可乐笔下的主角祝渔晏修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队里人都知道,晏修家世好学历高,气度不凡,是个魅力值爆棚的公子哥,却单身至今。众人百思不得其解,谁问,他都不耐烦:“老子沉浸工作,无法自拔。”直到队里来了一个小搭档,众人悄悄看见格斗高手、身手敏捷、根正苗红的晏副队长,被瘦瘦小小、眉眼如酥的小搭档祝渔摁在墙上亲了一口,飙了一句脏话:“晏修,我再问一遍,你要不要跟老子谈恋爱?”说好沉迷工作的人将祝渔摁在怀里:“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众人大跌...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