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秦白之明朝奇案录小说全本资源阅读(秦白)

时间:2020-04-07 12:41:39明朝奇案录作者:秦白

关于秦白的小说明朝奇案录-(秦白)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秦白精心创写的,明朝奇案录不负你所望,快来阅读吧:籍籍无名的小协警意外穿越大明成为第一神探,枯井之下打捞起无头的古代女尸,古庙荒坟背后为何传来阵阵哭声,成年男子活不过而立之年的寡妇村中到底藏着什么惊人秘密?离奇诡异的百年大明奇案,事件背后到底是天命如此,还是有人作梗?铁肩担道义,辣手著乾坤,大明第一神探能否拨开云雾见青天。

推荐指数:10分

《明朝奇案录》在线阅读

《明朝奇案录》秦白免费试读

明朝奇案录全文免费阅读

《明朝奇案录》第11章 朽木不可雕

不过把尸体送到花满楼的时候,花姐可没给秦白好脸色,一张脸阴的跟要下雷阵雨一样,黑黑的说道:

“好你个小白脸,差点把老娘给害死了,那天巡捕营的人都来这了,你说这要传出去的话,我还做不做生意了。”

“嘿嘿,这一码归一码,人家也是例行公事,我也是为了找到杜鹃不是。”

秦白陪着笑脸说道。

“我呸,你以为有巡捕营的人给你撑腰老娘就怕你不成,我可告诉你了剩下的半吊你可就别想要了,就当做你给我们花满楼的精神损失费了。”

花姐叉着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于有钱有势的花满楼秦白当然不敢得罪,秦白只能安慰自己,这回帮花姐做事,纯粹就当给侦探所打个广告了。

就在这时,蹬蹬蹬几声脚步声音,秦白看见花姐的脸色略微变得紧张了一下,好像再看自己身后,扭过头去这才看见张千竟然就站在自己身背后,一脸贱兮兮的看着花姐。

虽然花姐对秦白很嚣张,但是那纯粹也是因为秦白无权无势而已,但是对于张千这种巡捕营的人,作为地头蛇的她那叫讨好。

“张捕头,您怎么这么有空来我们花满楼,我们这有几个刚从秦淮河过来的姑娘,要不要把她们叫出来陪您喝喝酒。”

张千一听有姑娘乐得都合不拢嘴了,但是想到自己还有正事,咳了一声道:

“先别说那些没用的,咱们大明朝做生意讲究明码明价,花姐你怎么能可扣劳务费呢。”

花姐听到这话,有些震惊的看了一眼秦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真有官府的人撑腰,现在竟然都过来帮他要劳务费了。

“啧啧,愣住干什么呢,把剩下的半吊钱给他啊。”张千看到花姐那一脸懵逼的样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声。

花姐赶紧点头称是,从口袋里摸出了半吊铜钱塞到了秦白手上,那脸上带着笑道:

“唉呀小白脸,我可想不到你现在这么有本事了,连巡捕营的人都替你说话,不会是和那个男人婆捕头好上了吧。”

“就你话多。”秦白没说话,张千却瞪了一眼花姐道:

“秦淮河的姑娘可是你说的,过几天我过来你可得给我准备着。”

花姐这回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这给秦白的半吊钱不算什么,但是张千要是过来玩一趟,不但不付钱,而且自己还得好吃好喝好招待。

这么一算亏大发了,早知道之前把剩下的半吊钱痛痛快快的给秦白就是了,想到这儿花姐连哭都没了声音。

秦白有些好奇,张千这种人平时看见老奶奶过马路都不扶一把,今天这是大发慈悲不成,怎么会过来替自己要劳务费。

还没等他问,张千却像是很着急一样的把他给拉出了花满楼,朝着夫子街上的一家脂粉店跑了过去。

到门口的时候,张千停下了脚步,用手指了指店里面道:

“进去吧,秦捕头在里面等着你呢。”

“什么鬼啊!叶如诗这种女汉子还会逛脂粉店。”秦白有些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声,张千却让他别说那么多废话,先进去再说。

一进去店里面秦白差点没认出来,平时的叶如诗都是穿着捕头的工作服,今天竟然换了一身长裙,牛皮快靴也要换成了女孩子的绣花鞋,而且把头发梳的很精致,在头上还插了一根小凤凰样子的头钗。

“怎么,认不出姑奶奶来了吗。”

虽然叶如诗的样子很淑女,但是一说话就把秦白从疑惑中拉了出来,这丫头再怎么打扮,那还是女汉子的本体呀。

叶如诗让身边的人递给了秦白一个大袋子,里面串成一吊一吊的铜钱,是她之前答应给秦白的赏金,整整十五吊。

秦白接过钱就放在了一旁,盯着叶如诗笑道:

“今天你是抽什么风了,竟然穿成这样,不会是思春了吧。”

叶如诗好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我作为一个女孩不够格吗,姑奶奶这是想让你看看,老娘我也是天姿国色。”

秦白忍不住耸了耸肩膀,那天他只不过是随便说了一句,没想到叶如诗竟然记得这么清楚,果然女人都是记仇的生物。

“今天刚好是我休班,听说你也在夫子街,所以就想和你聊聊。”叶如诗打量着手里面的胭脂水粉,漫不经心的说道。

“啥事啊。”秦白心里面暗骂叶如诗,可真够鸡贼的,谈事也不知道挑个正经的地方,来这种店里一点都不重视。

叶如诗说道:“要不你来巡捕营上班吧,我给你开工资,做我的助理。”

秦白听到这话笑了一声道:“别了吧,这事在我看来可不算什么好事。”

叶如诗有些气喃喃的,把手里面的胭脂水粉放了下来,瞪了秦白一眼道:

“我去,这么好的事你都不愿意,来巡捕营上班,工作稳定,朝九晚五,你看看你现在,没钱没房没工作,这是你运气好才能挣上一点钱,可是没生意的时候你怎么办,喝西北风吗,为了你的长久着想,在巡捕营还是最稳妥的。”

秦白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没钱没房没工作那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不是你们能比的,再者说了现在的钱够我用一阵子,我到时候把侦探所开到人流量大的地方,不愁没有生意,这一些都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

叶如诗有些无语的看着秦白道:

“破案子有我们巡捕营的人在,只要有我叶如诗,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你以为能轮得到你啊,别想那么多没用的,什么侦探所老百姓连听都没听说过,怎么可能会找你。”

“就是因为有你们巡捕营在,就你们那破案效率老百姓敢找你们吗,侦探所能开得下去,全靠你们这些同行衬托,放心吧叶捕头。”秦白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叶如诗道:

“如果哪一天你在那里混不下去了,欢迎来我的侦探所,我可缺个秘书。”

“朽木不可雕也,不和你这种人说太多了。”

叶如诗扔下了手里面的化妆品,气鼓鼓的走出了胭脂水粉店。

《明朝奇案录》第12章 便宜房子

秦白看着叶如诗气冲冲的背影,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正准备要走出胭脂水粉店,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背后。

扭过头一看,拍他的是胭脂水粉店的老板娘沈娇娇,比起叶如诗,沈娇娇长得算得上是小家碧玉,眼睛里都透着一股娟秀的灵气,而且说话也嗲声嗲气的,问秦白道:

“听说你要租房子。”

秦白点了点头,说自己是有这个想法,不过沈娇娇问这个干什么。

“这个太好了,如果你要租的话,我在夫子街上刚好有一套,而且价格很便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这年头酒香也怕巷子深,秦白觉得自己的侦探所生意一直都不好,那就是因为这地方太偏僻了,如果换到夫子街来开店的话,生意肯定好到爆棚。

想到这秦白就问道:

“大概能有多便宜。”

沈娇娇掐着手指举了个五,可是随后又收回了两根手指,嗲声嗲气地说道:

“一个月三吊铜钱,不用押金,不过得先租三个月,你考虑考虑。”

要知道夫子街可是整个京城最繁华的一条大街,寸土寸金的地段,三吊钱租个厕所都不够,这沈娇娇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纯粹是想借着租房子和自己搭讪,秦白想到这,忍不住自恋的笑了起来。

“你租不租嘛,人家都这么说了,可别吊着人家。”

听到沈娇娇,娇滴滴的声音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但是大概是因为贫穷的原因,让秦白不得不理智一些,道:

“租房子不是不行,不过要带我看一看,如果好的话我就租。”

沈娇娇考虑了一下让秦白等他一等,把店门关了就带他去。

她所说的那处房产在夫子街的西侧,那是夫子街最繁华的地方,周围都是各种做大生意的,只有沈娇娇的这个店面落着锁。

而且别的路边都有一些小商贩推着车做生意,可任凭别的地方再怎么拥挤,小商贩也不来她的店门口摆摊。

沈娇娇一路上都嗲声嗲气的和他介绍着这房子地理位置又好,租金又便宜,总之是做梦都求不来的好地方。

秦白随便听着,注意力却都在这路面上,他有点奇怪,不但这店门口这么冷清,而且沈娇娇带着他来,才刚到门口,周围的店铺的人都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他。

沈娇娇正准备推门进去,却被秦白拦了下来。

“咋了帅哥。”沈娇娇一愣。

“你有没有感觉周围的人看我们的眼神都很奇怪。”

秦白心里面一阵怀疑,按照道理来说哪怕是来了陌生人,周围人的眼神也应该是警惕才是。

而他刚刚仔细看,莫名其妙的觉得其他店铺的老板作为他投来的眼神竟然是同情。

沈娇娇笑了一声道:

“大概是羡慕你吧,能租到这么好的房子,好了咱们先看房子再说。”

说着话沈娇娇就把他给拉进了屋里,要说这房子的确很不错,屋子里面虽然落了很多灰尘,但是摆设却都很新,桌椅板凳应有尽有。

沈娇娇带着他走了一圈,看了一眼整体的格局,沿街的地方是一个店面,再往里面还有住的地方,并且在最深处还有一个小院落。

那个小院落装修的很精致,左右两边摆着各色的花坛,正中心还栽着一架葡萄,这个时节葡萄正值开花结果,微微发红的葡萄个个饱满健硕,每一个都有荔枝大小,在日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看上去很讨喜。

秦白看上去觉得有点像网上见到过的那种转基因的葡萄。

不过现在可是明朝,可没有这种技术,竟然能长出这么大的葡萄,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难道古时候的种植技术已经这么高明了,只是我们后人不知道而已。

“怎么了,对着一颗葡萄发愣,要是喜欢这个葡萄的话,帅哥你就把这房子租下来呗。”

沈娇娇有些催促了起来。

秦白心里面考虑了一下,价格公道合理,租房子也不是不可以,所以点了点头,从袋子里面掏出了九吊铜钱,递给了沈娇娇。

“爽快!”沈娇娇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合同让秦白签字画押,弄完这一切之后,把钥匙交给了秦白,临出门之前,笑着冲他说道:

“帅哥,祝你好运!”

这话什么意思啊,秦白被沈娇娇莫名其妙的扔下了这句话说的有点慎的慌,还想多问几句,可是沈娇娇就跟躲着秦白似的,早就跑的没影了。

看到这个样子秦白有些不明白的挠了挠头,正准备回去收拾自己的新居的时候,旁边水果摊的老板突然跑了过来,一脸看壮士的眼神看着秦白。

“兄弟,你真把这里给租了下来。”

秦白点了点头,道:“对啊,怎么了。”

老板一脸唾骂的样子道:“沈娇娇这个女人又在这里骗你们这些不懂情况的,这房子不能租。”

“为啥?”秦白看了一眼身背后的房子,有些没明白。

“闹鬼呗,夫子街的人都知道,这房子不干净。”老板长叹了一口气,似乎像是有些可怜他。

秦白却笑了起来,看来他要找个机会给他们补充补充唯物主义的知识了,便说道:

“这个世界上哪有鬼,人死了之后就分解成了有机物,老板你就不要在这里迷信了。”

这老板看到秦白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反倒着急了起来道:“什么有鸡没鸡的,我不知道,但是之前好几个租在这里的都被吓跑了,还有几个都被吓疯了,出来都说撞见了鬼,我能骗你吗。”

虽然秦白明白老板是好心,这房子租金这么便宜那肯定也有别的问题,不过要说是闹鬼,这话和秦白来说简直就是跟笑话一样。

“如果要是有鬼的话,这个世界天天都在死人,那岂不是早就鬼满为患了吗,要是说有鬼,那只有一种鬼,就是心里有鬼。”

秦白打着趣的说了一句,老板看见秦白这一脸得意的样子,只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之前扔下了一句话道:

“朽木不可雕也,可别说我没救你。”

秦白苦笑了一声,他今天可是第二次被别人说这句话了。

《明朝奇案录》第13章 装神弄鬼

因为屋子常年没有人居住,秦白需要重新整理一遍,等他把琐碎事物都弄完,天都已经黑了。

夫子街离着棚户区很远,所以秦白就想先在新家将就一晚上,虽然被褥之类的还没搬过来,但是好在天气还不算冷,勉强能够睡下。

是夜,正值农历十五月亮在天空高高悬着,月光照进秦白的房间里面形成了一片白色的氤氲朦胧感。

躺在床上的秦白稍微有些认床的习惯,再加上月光透亮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晚上静的吓人,秦白就听见耳边传来“扑,扑”两声很稀碎的声音。

那声音听上去有些像是有人在敲门,可是力道微弱,若隐若现,难不成敲门的是个女子。

“这大半夜的,谁怎么无聊啊。”

秦白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也没想太多,毕竟这个时候才12点,要是换到现在的话,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心想估计是哪家过来借东西的。

为了不让那人的敲门声继续下去,秦白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去外面的开门,可是这才刚走出房门,嗖等一下,一股子寒风直接朝着他的后脊椎吹了过来。

这时候三月初春,虽说不冷,但是绝对不暖和,秦白直咧咧打了一个寒颤,浑身上下跟着抖动了起来。

扭过头一看这个才发现原来是后屋的门没有合上,才引出来的穿堂风,估计刚刚那敲门声也是被风敲打出来的。

可秦白明明记得自己傍晚的时候把这门给关上了,难不成是被风给吹开的吗。

不过房屋老旧也兴许是门栓坏了,所以秦白也并没有继续去想太多,走到后屋正准备关门,这个时候刚好起了一阵狂风,这风来的太急,把后院的那颗葡萄架吹动的是左右摇摆了起来,看那样子似乎是要马上倒下去了。

见到这种情况,秦白不由感叹了一句:“可惜啊,要倒了的话过几个月可就吃不到葡萄了。”

但是他这话还没完全说出口,突然就见从这葡萄架后面渺渺亭亭的竟然有东西慢慢的飘了出来。

秦白定睛一看,差点没把他吓个半死,就见从这葡萄架后面微微飘出个人影来。

最早先是白白的两个手臂,随后是穿着白色长裙的身子,这脑袋和衣服隔的老远,披头散发的在裙子上面飘着,什么都能看得见唯独看不见脚。

“我……死……的好冤哪。”

“你……为什么……要来打扰我。”

刹那之间葡萄架后面飘着的那个东西,竟然开口说话了,拉着长音,看上去怪怪的。

秦白这回真怂了,大半夜的看见这么个玩意儿,就算是无神论者,那一时半会之间也想不起唯物主义来。

“大……大姐,咱们有事好商量。”

“你现在就从我的屋子里滚出去。”

那股声音好像变得有些激动,也不再拖着长音了。

要是说别的还好商量,但是这房子是秦白花了九吊钱租来的,为了挣这些钱秦白差点连屁股都卖在花满楼了,现在叫他从这里离开,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秦白略微壮了壮胆子道:

“大姐,咱们有事得说理不是,这房子我租了那就是我的地盘,我是主人,你是客人,让我走,哪能这样。”

“大胆,既然你这么喜欢留在这儿,要不然我就让你下来陪陪我。”

那个东西有些暴躁的说道。

不过一听到这嗓音,秦白皱了皱眉头,刚刚那东西说话的时候明明是个女人的声音,可是现在说急了那声音怎么有点像男人的粗犷。

再借着月光一看,葡萄架底下竟然倒映出两道影子来,一个是漂在半空之中的衣服,另外一个是在衣服底下的。

秦白若有所思的笑了,这隔着葡萄架,那人看不清楚秦白的方向,秦白顺势抄起了用来锁门用的门栓,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葡萄架前面。

“你到底走不走,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葡萄架后面的人还不知道秦白已经来了,依旧在那装神弄鬼道。

秦白冷笑一声:

“我看该走的应该是你吧。”

话音未落秦白抡起手里面的棍子穿过葡萄架捅了过去。

“哎哟,被发现了。”

那人见到事情败露,激动地喊了一声,扔下架的老高的女人衣服扭头就要跑,秦白赶忙追了过去,一把拽住人那人的衣服。

“跑啥,我又不吃你。”秦白无奈的说道。

“那我能信你吗。”这人压根就不听秦白的,努力往前一蹬,衣服上被秦白抓住了那块破了,这人顺势从后院的墙上翻了出去。

秦白还想要追,不过没法再追了,那墙有两米多高,没梯子他根本爬不了。

看着地上的那件女人衣服和手里面的那块破布秦白陷入了沉思。

别人说这屋子闹鬼,估计就是刚刚翻进来的这个人装神弄鬼给吓的。

秦白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那件女人衣服的袖子大到夸张,看样子应该是件戏服,而自己手上抓住的那块破布,要是给别人看,说是衣服别人都不相信。

因为上面千疮百孔,看起来跟刷碗布都差不了多少。

“应该是个乞丐吧。”秦白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现在天已经黑了,想要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还得等到明天早上才好。

一个晚上秦白都没睡着,第2天早上起来顶着跟国宝一样的黑眼圈,打开了门,一开门这门口立刻传来啊的一声尖叫声。

不过这声音是对门水果摊老板传出来的。

“你……你没事吧!”

水果摊老板一脸惊愕的看着秦白,又摸了摸他的体温发现是个正常人,这才相信这个事实。

秦白白了他一眼,道:“大清早的,你这说的是什么晦气话,大爷我当然没事了。”

“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吗。”水果摊老板有些疑惑地看着秦白,觉得他这么正常不应该呀。

秦白翻着眼皮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压低了声音道:“当然有了,昨天晚上我碰到鬼了,你信吗。”

水果摊老板努力的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毋庸置疑。

《明朝奇案录》第14章 戏服

“我就说吧,肯定有这么一回事,这是你火力重才压得住。”

水果摊老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白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个童男子吧。”

秦白二十好几了还是个处男,一直以来都是他心里最沉重的痛,被老板一眼看破,脸都红了尴尬的道:

“关你毛线事啊,处男有什么不好的吗。”

水果摊老板给秦白竖了一个大拇指道:“兄弟真男人,要不是你守得住这份贞操的话,估计就挂了,这房子里面死过好多人,所以才闹鬼的,所以要不是童男子的话根本压不住。”

这房子死过人,秦白疑惑了一下,租房子的时候沈娇娇可没和他说过这个,本来秦白还想和水果摊老板说一下昨天晚上他发现有人在屋子里面装神弄鬼的事情,但是被他这么一说,秦白有些不想说了,想先听听水果摊老板说说这屋子里面死人的事。

这人那也是个话唠,一看秦白好像对他说的话题感兴趣了,就滔滔不绝地往下讲。

原来这房子那是嘉靖初年盖的房子,当年住着一户从五品官的全家,可不是吗,这房子前后都有院子,一个典型的小四合院,又在这么繁华的地段要不是官员的话还真住不起。

不过事情也要从这五品官开始说,这官是外地升调进京的,一开始这当官当的好好,可是突然就在一天晚上的时间全家五口人,连同家里面的狗都一起毙命。

当时这一件案子一时之间轰动了京城,要知道五品官不算大,但也绝对不算小,换到现在来说厅级干部,一个晚上的时间全都挂了,有损国威。

北城兵马司指挥使亲自督办这一件案子,不过查来查去到了最后,别说是发现真凶了,就连尸体的死亡原因都没查出来,所有的线索只有在家里面的茶几上摆着一朵莲花。

“为什么放着一朵莲花,这也是凶手放的不成。”

秦白好奇的问了一句。

那位水果店的老板啧了啧舌头,压低声音道:

“可不是嘛,这白莲花当年可有很多种解释,有人说这就是白莲教的人干的,还有的人说这人本身就是白莲教中人,那天晚上是全家自杀,以身度法去了,不过要知道这位大人可是在锦衣卫效力的,当年锦衣卫可在全力剿灭白莲教,我觉得白莲教的人报复的可能性更大。”

白莲教,锦衣卫,秦白听到这两个词汇觉得有点意思,这些可都是明代有名的独特词汇。

不过这都是二十多多年前的事了,就算是鬼魂那也应该主要是投胎去了,秦白听说这群人也太迷信了一些,什么事情都能往神神鬼鬼上面去想。

“那我问你是那个时候这户房子就开始闹鬼了吗。”

秦白为了证明屋子里面没鬼反问了水果摊老板一句。

这话倒把他问的一愣,摇了摇脑袋,这大家还是很迷信的,死了人的房子压根就没有人会去买,所以前十几年的时间这房子都是空置的。

那个时候大家没听说过有闹鬼的,直到前几年的时间沈娇娇才从地保那里以50两的价格买下了这处房子,作为出租。

说来也是奇怪,自打那以后这房子就开始闹起了鬼,只要是有人租在这里面,那不是见到鬼了,那就是被吓的说起胡言乱语。

时间一长,这房子就没人租了。

水果摊老板说到这,秦白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并且和他解释了起来。

估计是这房子当年死了人之后就闲置在这了,这空了的房子有没有鬼住是不一定的,但是没钱的乞丐可缺个缺风挡雨的地方,就住了进去。

原本住的好好的,但是这沈娇娇买下了这里之后,这人为了自己有个住处,那就开始装神弄鬼把这里的租客给吓唬出去。

这年头谈鬼色变,人被吓唬了几次之后整条大街上还有谁敢租在这里。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秦白还把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和他说了一遍,并且把衣服和破布都拿了出来。

“这是乞丐服上面的破布,只要找到这个乞丐那整件事情的谜团也就解开了。”

秦白很轻松的说了一句。

水果摊老板却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道:“哪怕事情真的和你说的一样,这京城里面乞丐少说有成千上万,你哪可能找得到。”

看着他一脸不可相信的样子,秦白反问了一声:“要是我找到了该怎么办。”

“你要真能找到我请你吃一个月的水果。”

秦白摇了摇脑袋,这个筹码对于他来说太小了,要换点更刺激的。

水果摊老板想了想道:

“这样吧,你这不是什么侦探所吗,你要是真能找到的话我帮您免费宣传,给你介绍顾客,怎么样。”

这个报酬对于秦白还真有诱惑力,现在他把店铺开到这里,别人都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生意,如果有水果摊老板这种街坊在水果店里帮他宣传的话,那不了多长时间,应该会有很多人都知道。

“好,一天之内我保证把人找到。”秦白当即答应了下来。

“切!我就听你吹,要是没找到的话,你得来我店里买一个月的水果 。”

水果摊老板还是不相信他说的话。

不过秦白没再理会,进屋子里面看起了线索。

昨天留在这里的一共有两件物证,一件是那块破布,另外一件是女人戏服。

秦白在日光下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这戏服内衬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绣着同源两个字。

“这是啥意思啊。”

秦白想了好半天时间没有明白,这古代的衣服都是手工制作,不存在工厂化生产一说,所以衣服上自然而然也不会有什么袖标 厂牌之类的logo。

那想必这衣服上的图案肯定会有自己的意义,况且还是一件戏服。

秦白脑海当中想起来私人定制,会不会是这件戏服的主人把自己的名字绣在衣服上面,可是又是什么人会叫同源呢。

如果想要查清楚这一整件事情,恐怕所有的线索还都得先从这间戏服下手,既然秦白不认识,那就得去问问认识的人。

秦白的《明朝奇案录》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明朝奇案录》就可以了哦~

明朝奇案录

明朝奇案录

作者:秦白状态:已完结

关于秦白的小说明朝奇案录-(秦白)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秦白精心创写的,明朝奇案录不负你所望,快来阅读吧:籍籍无名的小协警意外穿越大明成为第一神探,枯井之下打捞起无头的古代女尸,古庙荒坟背后为何传来阵阵哭声,成年男子活不过而立之年的寡妇村中到底藏着什么惊人秘密?离奇诡异的百年大明奇案,事件背后到底是天命如此,还是有人作梗?铁肩担道义,辣手著乾坤,大明第一神探能否拨开云雾见青天。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