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主角叫莫离的小说是《浅爱若离》

时间:2020-04-08 16:27:55浅爱若离作者:梦得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莫离的小说是《浅爱若离》,这本书的作者是梦得,浅爱若离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生于温室的莫离被继妹算计得差点没了命,还害得宫奕琛差点破产,由爱生恨。莫离一觉醒来没了前尘记忆,置身风雨飘扬中,却依旧乐观向上,背负着孪生妹妹莫离的人生砥砺前行,意外再次遇到宫奕琛,被迫承受他的恨,...

推荐指数:10分

《浅爱若离》在线阅读

《浅爱若离》莫离免费试读

莫离浅爱若离全文免费阅读

《浅爱若离》第十五章

  何正泽连忙上车,笑得十分荡漾:“韩芸学妹,和我就不要这么见外了。”

  韩芸干笑一声,下意识看向窗外,只见祁懿站在叶奕琛身侧,似乎在解释什么,男人脸色黑沉,难看至极。

  这人,怎么总是阴晴不定的?

  何正泽的那位朋友是专业人士,虽然修复起来有些困难,可是他却打包票没有问题,韩芸本来以为还要等很久,结果当晚就拿到了修复好的油画,虽然没有办法和以前的画相媲美,可是已经非常不错了。

  韩芸有种冲动,总想在瑕疵处添上一两笔,可想到当着何正泽朋友的面这样做不太尊重人,便放弃了这种蠢蠢欲动的想法。

  收好画,何正泽又殷勤地送她回学校,一路上没话找话,韩芸刚开始只是应付,可这位学长实在是健谈的过分,最后她不自觉变成了聆听者,倒也不觉得无聊。

  “谢谢学长。”韩芸拎着画下车,因为回到学校已经是晚上,外面人不多,门卫大叔正打着哈欠吆喝着关门。

  何正泽本来打算送她进宿舍,却被韩芸先打断了:“太晚了,学长赶紧回去吧,我们宿舍很近,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那好吧,韩芸,明天见。”几个小时的功夫,他的称呼自觉变成‘韩芸’,不亲昵也不疏离,就是韩芸自己听得不习惯,送走了何正泽,才卡着点进了学校。

  她看到油画,仿佛看到自己被扣掉的工资都回来了,正高兴,却被一道人影拦住去路,来人语气娇蛮:“韩芸,你总算是肯出现了!”

  又是韩芸?

  韩芸蹙眉,抬起头,借着路灯看到面前的女孩,精致的瓜子脸,穿着时尚奢华,仿佛暗夜里盛开的芍药,耀眼至极。

  “抱歉,你认错人了。我叫韩芸。”韩芸蹙眉,最近对于‘韩芸’这名字听得多了,也有些免疫了,只是难免不耐。

  叶以翎冷笑一声,看着眼前这种熟悉至极的脸,厌恶止不住从眼底冒出来:“我管你是韩芸还是韩芸,只要你长着这样一张脸,就必须离我哥远一点,我绝对不会让两年前的悲剧再次上演。”

  “你哥?”韩芸一头雾水,“我不认识你是谁,小姐,你这样会不会太没有礼貌了?”

  “少装了!你混到叶氏集团,不就是靠着这一张脸接近我哥吗?”叶以翎虽然从曹莹莹那边得知了韩芸的资料,可还是下意识把对韩芸的厌恶转移到她头上,“不管你什么目的,立刻滚出公司,离叶奕琛远一点。”

  韩芸蹙眉:“叶小姐,我是应聘进公司的,你无权解雇我。如果你对我有意见,可以去找叶总,只要他开除我,我立刻就离开。”

  顿了顿,她补充道:“不过,工资不能扣。”

  见她如此在意钱,叶以翎眼神愈发厌恶鄙夷,从包里掏出一张空白支票,唰唰几下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甩了支票到韩芸胸口:“你要多少,才肯滚得远远的?数字你自己签,本小姐绝对不眨一下眼睛。”

  穷了这么久,突然被人用支票砸的滋味真是一言难尽。

  韩芸本以为宿舍和秘书室里那几个已经足够让人讨厌,没事找事,结果这一位叶大小姐更是吃饱了撑的,拿钱堵到宿舍来羞辱她。

  韩芸忍下薄怒,缓缓收下支票折叠起来,抬眸:“我和韩芸真的那么像?”

  “像,像到我看到你就想掐死你。”叶以翎咬牙切齿,“既然收下支票,就给我滚,否则休怪本小姐不客气。”

  “韩芸是叶总的前女友?”韩芸天马行空地问了一句,却引得叶以翎激动反驳,“她一个臭贱人也配得上我哥?她就是个被人穿烂了的破鞋,是不要脸的小偷,是我们叶家的仇人。”

  方才叶以翎那般傲慢羞辱她,韩芸都没有听到这一番话这么反感,仿佛她说得不是韩芸,而是自己一般。

  韩芸冷下脸:“叶小姐,支票我收到了。”她打了个哈欠,微笑,“我对你们叶家的爱恨情仇不感兴趣。慢走,不送。”

  “你!”叶以翎气得咬牙切齿,韩芸却淡然地刷了门卡进了宿舍,宿管阿姨一脸凶相地拦住了叶以翎,“你不是本校的学生,不能进去。”

  叶以翎跺脚:“你敢走?明天这里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个被人包养的狐狸精!”

  韩芸停下脚步,晃了晃支票:“原来,你想包养我?”

  她扬声道:“不好意思,我是直女!”

  又是新的一天,员工们经过一夜的养精蓄锐,浑身充满了干劲。

  韩芸刚刚踏进公司大楼,就察觉到大家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似乎不同于以往,这不是一个新员工该有的待遇。

  莫非是跟财务部那件事有关?

  她瞧了瞧自己怀里抱着的画,又往后瞥了眼一路上都跟在自己身后,说要“保护”自己的男人,垂眸,咳嗽一声:“学长,你不用送我上楼了。”

  早上公司人来人往,一名拎着一大包咖啡的人挤过来,差点撞到韩芸,何正泽连忙伸手把韩芸拽到怀里,担忧道:“小心一点。”

  韩芸惊魂未定地抱着油画,抬眸冲他微微一笑:“谢谢啊学长。”

  叶奕琛透过半降的车窗,视线盯着远处搂搂抱抱相视而笑的两人,心里一股怒气莫名的堵在胸口处。

  不上不下的,让他的脸色更加黑了几分。

  韩芸古怪的跟着人流涌进电梯里,透过电梯合上的门,她看到了一直依依不舍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沉默的低下头。

  虽然说,自己能够顺利的拿到手里的这副成品画还是学长的功劳,可是他总是用那样火热的眼神盯着自己,实在是让她有点吃不消。

  旁边一个认识她的女同事低着头,在她耳边小声的嘀咕:“莫秘书,你老实交代,你最近是不是恋爱了?”

  韩芸猛地抬头,差点撞到同事的下巴,她眨着眼睛一脸的懵逼,“我怎么不知道我恋爱了?”

  “别害羞了!这个业务部的何正泽,他看你那个眼神,分明就是对你有意思!”同事还悄悄看了眼她身后的男人,低声道,“而且他还和你一起来上班,你就别狡辩了!”

  “我们是校友而已。”韩芸无奈,她大概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解释一句干脆低着头,垂眸看着怀里的画卷,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都不说了。

  那人见她不再说什么,自觉无趣,也老老实实的站好。

 

《浅爱若离》第十六章

  电梯门再次打开,韩芸抱着东西坦然的走出去,也不管身后跟着的人是什么样的表情,她从容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秘书室内今天格外的安静,可还是同以往一样没有人搭理韩芸。

  她刚刚打开电脑,朱姐忽然抱着一叠文件走过来:“莫秘书,叶总让你来了就去他办公室!”

  她的语气很生硬,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在韩芸已经习惯了,礼貌道谢:“谢谢朱姐,我马上过去。”

  她拿着画起身,见朱姐似乎哼了一声,咬了咬唇离开秘书室,刚一上班就被这样冷暴力,说不难受是假的。

  旁边的同事往总裁办方向看了一眼,随机脸色凝重的回到自己的工位上老老实实的坐着,低声问:“朱姐,这韩芸到底和叶总什么关系啊?”

  朱姐冷笑一声:“我刚从总裁办出来,叶总脸色很难看,她这个时候去,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小秘书愣了一下,随即乐了:“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

  韩芸到了总裁办公室,却见叶奕琛背对着门口,视线落在落地窗外,若有所思的模样。

  “叶总。”

  叶奕琛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没有开口,一副油画就被搁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韩芸将画展开,擅自拿过他桌上的镇纸石,压住油画的一角。

  “这是您让我去补的画,我已经补好了!”

  她清澈的目光直视着叶奕琛,“您说过,我把油画补好了,就不会扣工资的!”

  叶奕琛抿着唇,两人隔着宽大的黑色办公桌相对而站,几分钟后,他将目光向下从韩芸的脸上转到油画上,拧着眉,半天不说话。

  他这是什么意思?

  韩芸低头看过去,这副画是修补的很完美。

  如果不仔细看,简直就是一个人画的,真不明白他这是看什么呢。

  “这副画用的颜料,和原来有色差!”他突然出声,修长的手指伸出,指着画上一处早已经干透了,根本就看不出瑕疵的图案。

  “这不是你修的吧?”

  “……我不会画画,找朋友帮忙修补的。”韩芸低头,仔细的看了看那处。

  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好嘛!

  韩芸纤瘦的腰身挺直,清冽的嗓音脆生生地道:“叶总,这两处颜料相差这么细微……”她嘀咕道:“您眼睛怎么这么亮,像个高清显微镜似的,分辨的这么清楚?”

  叶奕琛被她一句话堵的愣在原地。

  “是你太笨,才看不出来。”他拧起浓密的眉毛,收拾起刚才的情绪,指着另一处,淡定的道:“这里,和原来的图有这么大的出处,笔法不够细腻,没有回旋,不注重细节,一看就不是原主人的手法!”

  韩芸画画技术那么好,这女人……

  韩芸这次连看都懒得看,她顺着男人的手指扫了一眼,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叶总,修补的画本来就很难和以前达到一模一样的效果。”

  更何况这一次已经很相似了。

  不过既然他说不一样,那就是不一样的,再说,这副画原本就不是原来那人画的,再怎么相似,总是会有出处的。

  “拿回去,你亲自修。”叶奕琛淡淡地说。

  韩芸张了张嘴,她想说不会,结果还没说出口,就被男人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你想要工资?”

  韩芸点了点头,然后她听见男人提出了可恶的要求,“未免你偷懒,当场画吧!”

  “当场画?”韩芸愣愣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桌上的画,“我不会。”

  叶奕琛笃定道:“为了工资,你会想起来的。”

  “……你!”韩芸想起他妹妹和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还有叶奕琛以往的反应,她往后退了一步,试探的轻声问他,“叶总,这画,不会是你女朋友的吧?”

  叶奕琛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他沉着声音问:“谁告诉你的?”

  “呵!叶总您的妹妹昨天大张旗鼓跑到我宿舍楼下,千里送支票,口口声声喊我‘韩芸’,让我滚得远远的。”韩芸这才把他妹妹堵住自己的事情一字一句的告诉他,最后,还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支票拍在他的办公桌上。

  “你们兄妹是不是眼睛有问题?我说了我不是什么韩芸!”她也回瞪着叶奕琛,“如果你扣我的工资,就是因为觉得我像你那个前女友,想折磨我,那些钱我不要了!我现在就辞职!”

  这哪里是叶总,简直就是偏执狂,她韩芸不伺候了!

  一只手刚刚搭在金属门把上,身后的男人追上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推到门上,“站住!谁让你走了?”

  “你干什么?我辞职不干了!”韩芸紧张的看着他越来越低的头,耳边是他魅惑的声音。

  “你到底是不是她,我一尝就知道了。”

  “你……”韩芸挣扎着去踢他,没踢中,前有狼后有墙,简直退无可退,瞬间被男人浓郁的气息包围。

  在他的薄唇就要碰上韩芸的唇瓣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韩芸猛地挣来他的钳制,略微整理了一下,在抬头,见他已经把门打开了,助理站在门外,识趣的低着头,只是专心的汇报工作。

  “叶总,您让我查的资料出来了。”

  祁懿的视线在接触到站在一旁脸色不悦的韩芸时,尴尬的撇过头,就好像没有看到办公室里还有第三个人似的。

  叶奕琛将手里的东西一页页认真的翻过去,白纸黑字上写的清清楚楚的内容让他心情烦躁。

  “都查清楚了?”他拿着手里的资料再次核实,生怕这上面的信息会出现错误。

  感受到他投过来的凌厉的视线,助理的头低的更低了些,他的声音也更弱了几分。

  “叶总,我都查清楚了,有关莫小姐的一切资料,都在这了!”

  秘书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心里吐槽着,“我当然是仔仔细细的查了个底朝天,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

  只不过,这话他也就在心里说说罢了,办公室里,他依旧尽心尽职的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沉默的站在原地。

第16章结束

 

《浅爱若离》第十七章

  韩芸像个透明人似的站在一旁,看着叶奕琛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寸寸的暗下去,蹙了蹙眉。

  他们两人的对话声音不大,像是有意避开她似的,即便她站得并不远,却也没有听清楚,不过看起来,他好像还挺忙的。

  她眨了眨眼,眼角瞥了下办公室紧闭的门。

  “那个……叶总,你还有事要忙吧?我就不打扰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个时候傻子才呆在这。

  她刚转身迈开步子,叶奕琛那低沉的声音立刻在耳边响起,“你站住,过来!”

  韩芸无奈的深吸一口气,跟着他走回办公桌前。

  “你叫韩芸?”

  她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然后,见他沉着脸把手里那些资料往桌子上一扔,好像对手里的东西极其不满意。

  韩芸低头,在目光接触到那上面的内容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调查我?”她拧着眉,不悦的指着那几页纸张,“叶总,我来公司面试的时候已经把资料填写的很清楚了,您怎么还调查我?”

  面试时的资料顶多只有一页纸,如今这些张纸上不知道写了她多少的事情,从小时候几岁尿了床哭成鼻涕虫,到长大后在学校里我行我素不合群的经历,比母亲跟她说的还要事无巨细。

  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知道,叶奕琛有的是办法把自己的底细翻个底朝天,如果他现在才想起来查这些资料,是不是之前从没有把她当作韩芸看?

  那么,他当初是不是本来就是有预谋让她来的?否则,她一个没有毕业的应届生,为什么会平白无故收到叶氏集团的面试通知,还莫名其妙经历了一堆糟心事后依然留了下来?

  结合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纠缠,韩芸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立刻想明白了什么,她勾起唇角,轻哼了一声。

  “您这是……怀疑我隐瞒身份欺骗您?”她笑了笑,冷哼一声,“我都已经说过了,我不是什么韩芸,这下您总算相信了吧?”

  她意有所指的瞥了眼桌上的东西,叶奕琛的脸色却变得更难看了。

  韩芸垂眸盯着那资料上自己的照片,两手垂在身侧,小嘴不悦的抿了抿。

  叶总要找的人,好像对他很重要,这里面不知道又包含了多少事情,她不过就是想挣点钱罢了,根本不想卷进别人的故事里。

  办公室里的气氛尴尬的有些沉闷,叶奕琛拧着眉,对自己认错人这件事只字不提,听着韩芸的话,他气闷的吼了一声“出去!”

  这是借着怒意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站在他对面的韩芸诧异的抬起头,明明刚才还想着要早早的溜走的她,转眼间,脚就和生了根似的站在原地不动了。

  韩芸被他这阴晴不定的脾气唬了一跳,自己却也来了气,这里虽然是他的公司,但是做错的好像是他吧?

  叶总怎么样?叶总就很了不起吗?

  她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又往前走了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气哼哼的道:“叶总,您是不是应该给我道歉?”

  叶奕琛冷如冰刀的眸子看向她,如果眼神可以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的话,韩芸觉得自己身上大概已经被戳穿无数个窟窿了。

  她不禁想往后退一步,心想,叶总样子好像很生气,大概和刚刚查到的自己的资料有关吧?

  自己不是他要找的人,让他很失望?

  想到这,韩芸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漩涡里,周围缠缠绕绕的都是别人的故事,而她,则被莫名的卷入其中,理不出个头绪来。

  叶奕琛那双深沉如墨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脸上平淡无波,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磁性的嗓音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出去!”

  韩芸觉得叶奕琛实在太奇怪了,简直就是喜怒无常,叫自己过来莫名其妙弄了这么一出,刚刚还想侵犯她,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还要她滚?

  虽然她是这里的实习生,但是也不至于被这样呼来喝去的吧?

  “叶奕琛!”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喊出了叶总的名字,“你让我补的画我补过了,你扣我的工资如果不想给,我今天就不要了!”

  韩芸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变得这么凶悍。

  “啪”的一声,她白嫩绵软的手掌落在宽大的黑色办公桌上,手掌落下而发出的声音领在场的其余两人冷不丁的一怔。

  韩芸瞪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神里爬满了凌厉与愤怒,“你叫我走我就走,叫我来就来,我又不是你养的宠物!”她那张白里透红的粉嫩的脸蛋微微涨红,“就因为你认错了人,你对我做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你刚刚还……”

  叶奕琛眯了眯眼睛:“所以呢?”

  “你让我补的画我补好了。”韩芸指了指桌上的纸张,本想将照片也拿回来,后来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我不欠你的了!今天我就辞职!”

  她实在是受够了这个阴晴不定的人,她为了自己考虑,还是离开最好。

  祁懿惊讶的看着她,可能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要辞职,并且态度非常强硬,他刚想上前劝说两句,就见她将工作牌一把扯掉,扔在办公桌上,恰好压住一样支票,然后挺胸抬头拉开门离开了,对他这个助理一句话都没有说。

  现在的年轻人,果然还是太冲动了,说走就走,丝毫不肯为别人考虑。叶总怎么可能放人呢?

  最后还不是他这个小助理受罪!

  他可怎么办?

  不顾总裁办其他两人的反应,韩芸将工作牌扔下,拉开门怒气冲冲的回到座位开始风风火火的收拾东西,惹得前后左右的同事纷纷侧头看过来,她也不在意,麻利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公司。

  朱姐冷笑一声:“爬床上位的女人,就只有这个下场。”

  身后众人,噤若寒蝉。

  韩芸一进宿舍,便迎来三人的注目礼。

  短暂的沉默过后,徐璐靠在椅子上,伸出刚刚做好的精致的指甲敲了敲书桌,“叶氏集团实习生回来了?这是偷懒还是被开除了?”

关于莫离的小说《浅爱若离》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浅爱若离》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

浅爱若离

浅爱若离

作者:梦得状态:已完结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莫离的小说是《浅爱若离》,这本书的作者是梦得,浅爱若离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生于温室的莫离被继妹算计得差点没了命,还害得宫奕琛差点破产,由爱生恨。莫离一觉醒来没了前尘记忆,置身风雨飘扬中,却依旧乐观向上,背负着孪生妹妹莫离的人生砥砺前行,意外再次遇到宫奕琛,被迫承受他的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