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主角叫戚萌萌的小说是《相爱就在一起》

时间:2020-04-08 16:44:50相爱就在一起作者:梦得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戚萌萌的小说是《相爱就在一起》,这本书的作者是梦得,相爱就在一起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我爱上老公的哥哥,相爱就在一起

《相爱就在一起》戚萌萌免费试读

戚萌萌相爱就在一起全文免费阅读

《相爱就在一起》第15章

  慕氏企业一年一度的酒会如期举行,萌萌应了温兰的要求陪她去了。她礼貌大方地与各个高层打着招呼问好,穿了条大摆的高腰A字裙,这样就看不出她已有弧度的肚子。

  似乎比前几月盈润了些许,面上带着女人特有的风韵气质,优雅举止之间,再寻不见她缩在他怀里挣扎战栗的委屈痕迹。

  裙子刚到大腿中部,显得她的腿更加修长纤直,慕洛城静默地凝望着她跟随在温兰身侧的倩影,唇角溢开一抹冷冽残忍的笑意。

  这是她最后一次以慕家人的身份出现在公共场合了。他再也不会这样注视着她了。

  宋琳的父亲在主持台上讲着堂皇的客套话,大家都给极了董事长岳父的面子,突然一声不和谐打破了他的讲话。

  “萌萌!”大家瞧向走进来的俊美男子,风度翩翩,一身白色礼服,绝对的富家佳公子的模样。

  萌萌还没认识到他是在叫她——她从没见过他,他又怎么会知道如今世间唯有一个人可以这样叫她的称呼?

  众人纷纷看着他信步悠然走到慕家二少奶奶身前,单膝跪地牵起她的右手,“萌萌,要你等我太久——嫁给我吧。”

  温兰脸色大变,险些要对萌萌发怒,在场的人都倒吸了口气,一片哗然。

  “他是谁?萌萌你认识他?”温兰强忍着怒意,萌萌摇头,一脸茫然,“我从没见过他。”

  萌萌自己都已经懵了,根本来不及想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站起身,“萌萌,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忘了你答应我的话?你连宝宝都有了,我不能让你为了慕洛阳的财产,就丢下你一个人啊。”

  言辞恳切,目光如炷。看着好像当真是对她情深意切。

  财产?萌萌蓦地被击中,好似雷劈,她一时什么都明白了。

  慕洛城在旁冷眼瞧着,看她眼中是否还会闪过委屈或愤怒。谁知她连那单薄的弱肩都没颤一下,轻轻开口:“谁教你这么叫我?全世界只有我妈会叫我萌萌。我叫戚萌萌。”

  话分明是说给慕洛城听。她的音量,也恰好让他听到。

  那人的目光有丝浮动,“萌萌……我对你是真心,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我带你离开慕家,和我在一起吧。以后我来照顾你,不让你觉得委屈。”

  萌萌,以后让我照顾你,一辈子不让你觉得委屈。

  好熟悉的话,她当时正因这句承诺踏进了慕家。可他丢下了她一个人。

  他们兄弟俩都是一样,莫名的进了她的生命,又毫无征兆的把她丢弃。

  萌萌鼻头一酸,“洛阳哥说过的话,你有什么资格重复。”

  温兰看着萌萌疏离陌生的眼睛,突然明白了什么,偏头看向了一旁冷眼静观事态发展的慕洛城。

  他完全的看好戏的神情,嘴角扬着不屑的似笑非笑的笑意。

  好狠!温兰推开那男人,“你走开!哪里来的疯子,萌萌根本不认识你!”

  慕洛城也下得去手?明明是他的孩子,他就要用这样最令萌萌粉身碎骨的方式撵她走?!温兰心底愈发怕着这个人。

  萌萌默默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也真是煞费了苦心,找个和洛阳哥身型这么像的人,穿着他们结婚时相似的白色礼服——刻意给她这样羞辱。

  那男人被温兰推着,眼珠又一转,“萌萌!你快说句话!你忘了你在我怀里,乖乖的说你什么都听我的?”

  萌萌觉得好冷,分明屋里开着暖风,她还是觉得彻头彻尾的凉。

  “还有我们在欧洲……”

  众人都震惊不浅——没想到以为二少奶奶一心一意守着二少爷,其实却是这么不堪龌龊的女人。白长了这样无辜漂亮的脸。

  “别在这儿胡说八道!瞎造谣!”温兰叫了安保人员来,那男人拿出手机,“我不是胡说!”

  他的照片里,确实有着萌萌欢笑的样子,睡着的样子,在海边扯着裙摆回眸嫣然浅笑的时刻……全是她和慕洛城在一起的时候,她从不知道他把这些镜头都记了下来,更没想到翻着回忆来推她堕地狱不得翻身。

  谁还会质疑这男人的真实性?

  “可以了。”萌萌轻浅地笑了起来,动作极其轻微地望了慕洛城一眼,两人目光相接,竟也会成为今日这般犹如寒潭深渊。

  萌萌麻木地扁了嘴,自己摘下了洛阳给她戴上的,洛城想要摘下的戒指——他终究遂愿,是她输了,输的鲜血淋漓体无完肤。

  几步过去,轻将戒指交还给了慕洛城,大家依稀可以听到她细语道:“我配不上洛阳哥,我早对不起了他。我和慕家再无交集。”

  顿了顿,又用着极低仅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费了这么大心思,何苦。你一早跟我说清楚,我未必会赖着。”

  陌生又寒冷的眼睛最后注视了他一眼,“是我信了不该信的人,最后都对他抱着一丝希望。我还想希望洛阳哥原谅——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是我的报应。”

  萌萌微微颔了首,又对宋琳说:“大嫂,希望你和大哥幸福。”

  对温兰道了歉,“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温兰想要留住她,萌萌却已走到那男人身边,浅笑嫣然地挽起他的胳膊,“你不是要带我走吗?我们走吧。”

  留下一场目瞪口呆的慕氏高管,还有一切都付诸东流的温兰。

  慕洛城收起了那枚戒指,如若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静声道:“慕家家事,让大家见笑。”

  出了大厅,萌萌松开了手,冷言道:“你走吧,记得跟客户多要些酬劳。”

  男人怔了怔,“你知道是安排好的?”

  他一个三流模特,从没接过这么大活。他都不知道是谁要他这么做,不过光是定金就已让他心动得无法拒绝。

  萌萌笑了笑,“没事,我又不认识你。”

  男人看她的反应,“抱歉。”而后撂了她踏进了夜色之中。

  “大少奶奶。”佣人在收拾萌萌的东西,既然已经不是慕家的人,管家没敢提起,还是擅作主张打算把她的东西给送回戚家去。

  怎么想也想不到,平常和善客气的二少奶奶会是那种人。

  宋琳觉得好奇,就进了屋来,墙上挂的大幅合照已经被取了下来,“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管家低着头,“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感情很好,我真是没法相信。”

  宋琳耸耸肩,“上次她回来,还听着她对洛阳说话。不像那样人。”

  “这种事,没法说。”管家叹了口气,将抽屉里的几块女式手表放进盒子,宋琳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过去拿出了那只奢侈高端的嵌钻情侣对表的女表,脸色微变——是她记错了吗?

  她好像记得,慕洛城柜里有这么一只男表,不过从没见他戴过罢了。

  摆在高高的位置,宋琳拿着那只女表跑回了慕洛城的屋里,搬了椅子踩上去拿出那块摆表的盒子。

  两块儿放在一起,确实就是一对了。

  连刻的字都是一样,每块细微处都落了个“染”字,宋琳打了个寒噤。他当她的面叫过“萌萌”。

  迫切地想寻到些微证据来支持自己的疑惑,翻箱倒柜地找着,在他书桌抽屉里翻出了一只移动电话。

  开机密码她不知道,但是壁纸显然是萌萌在阳光下的笑颜。她赤着脚穿着白色长裙在小木船上摇着,长发在空中飞舞着,美好得令人嫉妒又向往。

  身后的海蔚蓝广阔,她的眼里映着的,一定是她信任的人。

  宋琳手一抖,又爬起来去找管家,进了萌萌屋里的盥洗室,赫然发现台子上有男士的剃须刀片摆着。

  慕洛阳死了那么久,哪里用得上?

  宋琳背后一凉,看着管家收拾着不要的东西,又不知该问什么了。

  “那个……平常,老公和萌萌,关系怎么样?”

  管家没在意,“客客气气的,大少爷话本来不多。我瞧二少奶奶有些怕他,平时很少一起出现。也就二少奶奶接管戚氏以后,大少爷给她不少帮助,两个人还能多说些话。”

  “噢,这样啊。”宋琳努嘴,按着管家这么说,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总觉得不是这么简单。

  她非得弄明白不可。

  “小妈,你睡了吗?”慕洛城连着几夜没回来,宋琳越来越想知道,不禁敲开温兰的门,试试看能不能问出什么。

  “小琳,什么事?”卸下妆的温兰虽然保养的不错,但依旧看得出岁月的痕迹。宋琳扁了嘴,“老公不回来,我一个人呆着怪寂寞的。”

  温兰笑了,“习惯就好了。你没事来找我也行。以前家里有洛阳,有萌萌,多好。现在他们都走了,我也觉得冷清。”

  宋琳点头,“前两天看着他们收拾萌萌的东西,心里真不是滋味。她跟洛阳感情那么好,怎么会要离开洛阳呢?”

  “她不想离开也不行了。有人盯着她将要继承的财产呢。”

  “谁?老公?”宋琳第一反应便是如此,温兰没答话,宋琳又说:“我总觉得老公对萌萌怪怪的,那天我试了件萌萌的衣服,老公把我当成她了。他可从来没抱过我。”

  温兰见宋琳傻的可爱,又心生恶意,“你不知道?洛城没对你说?也难怪,他觊觎萌萌好久,萌萌不想对不起洛阳,就一直拒绝着他。他恼羞成怒,就要把萌萌赶出去。”

  故意叹了口气,“其实他一开始对她很好,老是给她送东西,她熬夜他也陪着,她走个一两天他后脚就追过去。好端端的突然就这样了。”

  “可是,他们……这不是……小妈你也不管吗?”

  “年轻人的事,我怎么好插手?再说,萌萌又年轻,洛阳临走时也要洛城好好照顾她。我觉得,只要在一起好好的,也没什么不妥。”

  宋琳心情难以平静,“这样他们不就更不能在一起了?!萌萌的孩子怎么办?难道也是老公的?”

  温兰努努嘴,“恐怕萌萌不愿意吧,我听着,似乎洛城强迫她比较多。第一次听萌萌,嗓子都哭哑了。”

  怎么让宋琳觉得痛苦震惊就怎么形容,反正她也寻不到真相。

  只要能整垮慕洛城,怎么样都可以。

  “如果是真的,萌萌的孩子是老公的?老公知道吗?”

  “知道也不会认,你看全世界都相信萌萌跟那个男人有私情,谁会信这种凭空的谣言?”

  想想也是,宋琳突然觉得慕洛城好可怕,得不到的女人就要毁掉她?

 

《相爱就在一起》第16章

  董事会刚刚结束,戚海明侯在门口,刚见到慕洛城,他便一把上前抓住了他,“慕洛城!你把萌萌害成这地步还不够?小孩子都不放过?”

  各位与会股东被堵在会议室里,慕洛城看戚海明那样憔悴的脸,猜着萌萌又出事,“她怎么了?”

  “昨晚她就不见了!我找不到她……难道不是你?!”戚海明以为是慕洛城想要回孩子,挟持了萌萌。

  查出的信息,就是慕家的车带走的萌萌不错。

  慕洛城盯了戚海明一会儿,“不是她自己没打招呼走了?”

  “她什么都没带!家里佣人说她穿着休闲服出去,就没再回来。”戚海明焦急地将查到的信息拿给慕洛城看,他看着那辆温兰常坐的车,脸色微变了,“我问管家。”

  得到的结果是,温兰和宋琳昨天一直在家,哪儿也没去过。

  而温兰的车子昨晚不到十点就回了家。但除了司机没有别人同回来。

  温兰一定跑不掉!

  慕洛城不知温兰又要折腾什么么蛾子出来,发现温兰并不在家,也没有去城东——更确切了他的怀疑。

  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的人脉去查着萌萌的下落,只是不知温兰要对她做什么。

  慕洛城不知他的心慌从何而来,按说净身出户的萌萌与慕家再无了一丝关系。他也亲手把她推到了不复的境地,她看他的眼神那么陌生冰冷,他还在乎她吗?

  漫长的一天过去,什么音讯也没有。奇怪的是宋琳也没有露面,他心里浮过千百种可怕的景状。如同梦魇。

  终于在客厅不安踱步时等到温兰的电话,她语气轻快开心:“洛城,你想不想见见你和萌萌的孩子?”

  慕洛城不知她是什么意思,温兰又说:“萌萌心情那么差,孩子能活真不容易。我猜你还是想见见她们母子两个吧?萌萌就算了,你自己的孩子,也狠心不要?”

  他拧眉,手指狰狞着握紧,“你想说什么,不用拐弯抹角。”

  “我让医生给萌萌引产,是个男孩子。你想要他平安,拿三分之一资产来换。如果加上萌萌,我要慕家董事权。”温兰也不磨叽,直言不讳。

  慕洛城听着温兰丧心病狂的行为,恨不能伸手去将她撕了两半,“引产?!戚萌萌有没有事?!要她跟我说话!”

  朝监护室望了望,“萌萌还没醒,不过我能让你看她一眼。”

  摄像头扫下虚弱苍白的萌萌,她输着氧气和液体,无可想她受了多大罪。

  还有身体带着青紫色瘀斑的异常小的小孩子,躺在保温箱里睡着,面部五官都皱在一起还没长开。

  本该庆幸母子均无生命危险,而慕洛城却觉得这样场景异常恐怖。

  自己的母亲在生完自己后离世,他怕……又赶紧对自己说,萌萌还年轻,现在医疗发展很好,不会再如当年。

  “你在哪儿?”话出口,慕洛城才发觉自己在颤抖。

  他这样害怕,多久了,他都忘记害怕时会有什么反应。

  他要保护着洛阳,要经营着慕家,他怎么能害怕。

  可是,如果一切都不存在,他维系的坚持的又有什么意义?

  温兰胜券在握一般,“你不用想找人找到我们,我知道你有本事,自然做了更多准备。等你做了决定,把钱或协议准备好,当然带他们回去见你。放心吧,他们在这儿绝对安全。”

  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怎么能说安全?!

  慕洛城终于明白萌萌所感受的从背后袭来的凉意,将人彻头彻尾地吞没,令人束手无策。

  他与戚海明陈述了温兰的原话,戚海明当即快要发疯,“你见到萌萌?她有没有事!不管怎么样你先答应了他们,我只有萌萌那一个妹妹!你要不好决定,我跟他们谈!慕家太难,我拿戚家换萌萌行不行?”

  情绪已经濒临失控。

  慕洛城当然先答应了温兰,不论如何,都得先见到人才行。

  然而宋琳哭着在电话的远处嚎啕:“老公!别信他们!萌萌至今没醒!宝宝也已经早夭了!老公,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

  “闭嘴!蠢女人!”一个男人恶狠狠地踹上宋琳的肚子,她尖叫着哀嚎,慕洛城皱着眉,生怕宋琳说的是真,“温兰!”

  温兰看了医生递来的死亡通知单,愕然瞪她:“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有百分之五十把握?怎么还会这样!”

  失了最重要的筹码,温兰有些慌了阵脚。

  慕洛城手一抖,已然握不住电话,“洛阳临终前交代过什么?他真是太了解你了……温兰!我不亲手杀了你,简直对不起爸,对不起洛阳,对不起我自己!”

  温兰忙挂断了电话,问她的相好,“邢航!这可怎么办?什么也拿不到,慕洛城更不会放过我!”

  宋琳已被拿胶条封上了嘴,手脚束得结实,除了“呜呜”的声音什么也发不出。

  是她脑子一时出了问题,居然想要骗萌萌给孩子做个亲子鉴定,然后以此来换取慕洛城对她的好。

  谁知温兰这样无耻的利用了她,把萌萌和她都绑到了不知是何处的医院里,威逼利诱医生把萌萌的孩子引出来。

  为了制止他们宋琳已挨了无数拳脚,没想还是阻止不了最终事态的发生。

  她绝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萌萌相信她出来见她,她却助纣为虐了。

  人都有规避痛苦,自我保护的潜能吧。说是自欺欺人也好,总是不想,便在意识深处告诉自己,那些事情已经忘记了。

  萌萌身心俱碎,她实在不知怎么去相信,洛阳的母亲竟会如此下劣狠心。

  她好像就是他们慕家的工具,你争我夺,明枪暗箭。她已经伤痕累累,疲惫得快要活不下去了。

  表面光鲜富足,其下却都是肮脏的阴谋暗涌。

  萌萌头痛欲裂,甚至没有见到她早殇的孩子一眼,她对他揣了那么多希望,如同她日后将倾注的全部心力——一朝皆幻灭。

  躺在监护室里,冷清安静地听着机器细小的运作声,眼前脑海皆是一片白茫茫,一道白光将她笼罩,如同干干净净的来,也将干干净净地离去了。

  得知温兰将萌萌带去了邻市,慕洛城与戚海明见到萌萌时,她已能够半靠在床上自己喝水。

  宋琳内疚地痛哭,却已无济于事。

  “哥哥。”虚弱地对戚海明绽了个笑,“你怎么才来。”像是嗔怪又像撒娇,戚海明忙扑到床边握住她的手,“萌萌,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萌萌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慌乱难过的戚海明,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我没事啊,就是好累啊。在这里住着,好孤单哪。哥哥,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海明以为萌萌是不想让自己担心难过,心里更悲伤,“你没事了,我们就回去。”

  透过观察窗看着宋琳一直趴在洛城怀里哭,他什么也不说,只是一夕之间颓唐了许多,颊上的胡茬显得人落魄又狼狈。

  萌萌与他对视了一会,目光澄净简单而单纯,甚至是无辜陌生。

  她出于习惯礼貌地对他浅浅一笑,转过头轻声问海明,“哥哥,他是琳琳姐的老公吗?”

  海明一愣,看向慕洛城,“萌萌……?”

  萌萌也看向了慕洛城,“琳琳姐总在哭,又不跟我说原因。他来了就好,能够安慰她了。”又是玩笑地吐了舌,“他长得真好看,跟哥一样好看。”

  海明惊愕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慕洛城看着萌萌那般纤弱淡静却无比遥远的模样,冷冷的打了个寒颤。

  他想要看看她,听她说句话。

  “哥哥,我是不是快死了呀?”萌萌看着海明,他忙“呸呸”道:“胡说什么呢。”

  “那为什么医生也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琳琳姐也不说?看她哭那么伤心,我还以为我要不行了。”

  海明无从启齿,如果萌萌真的忘了,反而更好吧。就像新生,抛却经历的哀伤痛苦,一切都从光明的那章开始翻页。

  “你健康得很呢。”海明抚抚她的发,“我去问医生什么时候能带你回家,乖,等我一会儿。”

  萌萌听话地点头。

  乖顺的像只小猫。

  给萌萌拉上了窗帘,然后戚海明将慕洛城推出了走廊外。

  “慕董事长,我很谢谢你愿意拿出那么多钱来,戚家一并会还。只是求你,别再靠近萌萌,我只有这一个妹妹——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能见她受一点伤害。求你放过她。”海明向来心高不肯低头,如今却恳求慕洛城,再不要接近萌萌,再不要对她有丁点伤害。

  慕洛城喉咙一紧,“她……”

  戚海明叹息,“她忘了的事,就别再让她想起来,成为二次伤害。你有你的生活,萌萌有萌萌的人生,为什么偏要扯在一起?”

  慕洛城哑然,内心彷徨挣扎许久,放下诸多骄傲,希望能换一句同意:“我见她一面,和她说几句话就走。多余的话,都不提。”

  分明是他把她害到如斯境地,他以什么面目见她?

  戚海明看了他一眼,“还是算了。”

  又扭头望了仍在抽噎不止的宋琳一眼,“既然选择了,就好好对待吧。”

  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能够如何对待?!

  静静看了会儿她安静的睡颜,如同她在他怀里时的温顺服帖。慕洛城想要触她的脸,如果他早些遇见她,她没有认得洛阳,是不是结局便不会这样了?

  是他从开始就错了。

  是他误解了她,错怪了她。又是他对她先有了占有的欲望,一错再错,错到已经对她那么在乎,还要逞强伤害。

  最初萌萌问过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真心,日子过得将多么冷清孤寂?

  他从没觉得日子过得冷清,他的身边总有各样人围绕——直到有了她,体会了温暖,失去以后,才会懂得何为冷清孤单。

  可是事情,早已没了转圜余地。

第16章结束

 

《相爱就在一起》第17章

  偌大的慕家,只剩下了宋琳一个人。看着慕洛城在外养着女人,她也无话可说。

  她看得出那些女人与萌萌总有些相像,同是修长的身子,大大的眼睛,薄唇粉白。

  她想要慕洛城去找萌萌,却又不敢开口。她终于打开了慕洛城电脑里关于萌萌的照片,他们一起在海岛上和欧洲的时光,虽然仅有几个月,美好的足够怀念了。

  她从他眼里看出了温情,仅在注视萌萌时一闪而过。他的目光总令人发冷,深若寒潭,又锐利深邃,所有心思在他眼前都无可遁形。

  唯独那么短暂的时刻,他放下所有戒备和理智,注视陪伴着她的快乐。

  宋琳偶尔会去看看萌萌,问问她过得好不好。萌萌也撞见了宋琳与她从宋家带来的年轻司机的暧昧,但看着她眼中的孤独,萌萌从不挑破。

  在家闲了一段时间,看见宋琳钱包里的婚纱照,就像王子和公主一样。萌萌心血来潮开了家婚纱店,戚海明见她乐意做,自然什么都由着。不在乎结果怎么样,只要她高兴就好。

  她没打算做多大规模,就想有个自己的铺面,和自己有同样心愿的朋友,听着情人们的故事,画下适合她们的婚纱,让她们做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其间也有几个对她示好的男人,萌萌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只把他们归在了朋友这一栏。

  转眼一年多又过了,好像只眨了眨眼,时光就飞逝着过了。

  萌萌已经过了二十四岁了,可是在戚海明的庇护下,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她也习惯穿着细高跟和客户聊天,对她们介绍着每个婚纱的故事,一站站上很久。

  晚上累了就自己把小腿浸在浴缸里,哼着歌给自己揉腿,她也早已忘了曾经有人在她站的辛苦以后会帮她捏腿释放疲劳了。

  有时画画的时候,看着一同看店的姑娘们和男朋友的小小幸福,她也会发呆着想象,以后她会有怎样的故事?

  不约而同的是,所有人都对萌萌曾做过慕家二少奶奶的旧事讳莫如深。

  她也一直以为,除了生过一场大病之外,她都是在哥哥身边的小丫头,从没经历过一场或平淡或轰烈的爱情。

  就连聊起哥哥最好的朋友,她替慕洛阳可惜了好久,心里有些憋憋的喘不上气来,但终究没有想起来洛阳曾让她动心不悔的承诺。

  直到有天早晨,她在小区晨练,遇见了慕洛城,他才知道她为了离婚纱店近,已经不在戚家住了。

  萌萌坦荡地问了他早安,“慕先生在这儿住?”他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离公司近,走着便到了。”

  她浅笑着开了句玩笑,“那慕先生要小心呀,你这样身家,还不是很多不怀好意的人要动手了?”

  他甚少听她打趣说笑,她见他没开腔,又说:“我看了琳琳姐的婚纱照,当时她一定是最幸福的新娘子,她那么好,慕先生为什么……”

  突然觉得人家的家事,自己不该多嘴,“慕先生还有当时的设计图吗?琳琳姐说是佳卿的高级设计师专门设计的,正好遇见您,我想借鉴下,可以吗?”

  这样平等的身份,没有她当时的害怕无措或是委屈服从,到后来的挣扎痛苦。他恍惚觉得,她跟他本就该是这样认识,彼此都只是最为普通的身份,没有任何牵绊。

  “什么时候要?”

  “不急,等您有空了,我去拿就可以。”她礼貌客气,他想伸手拉住她,像过去那样抱着她,对她说他对她的想念与内心无尽的苦楚。

  看了小区里养着的萨摩耶犬,白白的毛蓬蓬松松,一步下来都在晃着,萌萌似乎很熟悉地对它和它的主人打了招呼,问了慕洛城他住在哪儿,然后去和萨摩耶犬玩在了一起。

  她似乎极其喜欢动物,原来在岛上养了只猫,她比照料自己还精心。

  慕洛城望了她一会儿,又怕她察觉,趁她回身之前离去了。

  知道她离自己那么近,似乎心情有些轻快明朗,夹杂着淡淡的期许和激动,好像初恋时那样惴惴不安的紧张和兴奋。

  这一把年纪了,还谈什么初恋呢。自己笑了自己,又想起了晓歌。前阵子还见了她,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俨然成为了成熟雍容的贵太太。

  她与他回想了些当年。虽然家庭原因没能在一起,但是现在看着互相有了自己不一样的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后悔的。

  慕洛城自己笑了笑,秦秘书看他笑的莫名其妙,吓了不轻。

  有什么好事,值得慕董这么笑?几乎没见他笑的,突然见了还不适应。

  秦秘书努了努嘴,也没敢开口打扰。等他自己瞧见了秦秘书,瞬间敛了笑去,像做了什么尴尬的事被发现,秦秘书瞧他竟然耳根还有些红。

  更觉得天要塌了。

  这一定不是她认识的慕董!

  天突然下了雨。萌萌等雨小了些才离店往小区走,刚按了慕洛城的门铃,雨又大了起来。

  几乎要打不住伞,被风裹挟着带走了。

  见她撑着伞还落汤鸡似的,慕洛城让她进了屋,“等风小些再走吧。”

  萌萌瞧着他的屋子设计的雅致,便进了去。

  细节之处让她有些意外。

  比如水吧摆放杯子的方式,她喜欢的壁画,还有窗棱上的白瓷风铃——感觉像回了自己家。

  萌萌接了慕洛城递的毛巾,看着通往院里的门上挂着的一对晴天娃娃,不禁笑了:“慕先生的心思,怎么跟小女孩儿似的。”

  她又好像明白了什么,“我知道了,这房子平常还有另一个人住吧。”

  他明白她所指,“没有。房子按着原来一个女人的喜好装饰的。”

  萌萌眨眨眼,心里想着,真想见见这姑娘,跟自己这么像。

  “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多孤单啊。养只小动物多好——不过您这么忙,也没时间照顾吧。”萌萌自顾自地说着,“我能上去看看吗?”

  她沿着复古仿木的楼梯往上走,每层倒都不大,两间卧室一间书房,一个阳台和一个卫生间,简简单单也温馨。一楼客厅餐厅和厨房,二楼主卧,三楼客卧,加一个小阁楼,还有一间地下室。

  说大也不大,不过只一个人住,还是有些浪费。

  “太奢侈了,我在后面的高层住。总觉得,房子太大,晚上怪害怕。”

  萌萌说了心里话,慕洛城倒了杯热水给她,只是静看着她,并不答话。她又觉得,他还蛮细心,平常对那些女人应该更好,所以她们也不在乎他是不是结了婚。

  “台风要来了,这几天不出门了。”萌萌望着屋外被风吹弯的树枝,打落满地的绿叶,还不知道风什么时候能小些。

  她坐在沙发上,雨不见小,又和慕洛城没话说,就捧着杯子看起设计图来。

  嘴里喃喃自语:“总觉得佳卿的设计师都高高在上,厉害的让人膜拜——这么看着,好像跟我也差不多嘛。”

  慕洛城不免还是笑了,她曾呆过努力过的地方,耳濡目染相互渗透着,自然差不了太多。

  萌萌看了会儿,“慕先生,不早了,我该走了。谢谢您,雨太大,别打湿了设计图,我改天再来拿。”

  看了看外面的大雨,“我送你?”

  “不用了,又不远。”她轻轻一笑,穿好鞋子,在门口伞桶拿了伞,刚走到门口卵石路上,风就吹飞了她的伞。

  萌萌站不稳,鞋跟又细高,一个踉跄摔了下去。

  一时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还是不得已让慕洛城把她抱进了屋,解了鞋子,看她脚踝肿了起来,他才无意嗔怪:“穿这样高的鞋子做什么?以前穿矮跟鞋子不是好好的。”

  萌萌浑身湿透了,冷得发抖,也没有在意他的话,“慕先生,能先找个毯子吗?”慕洛城忙去给她拿了毯子,把她严实盖了起来。

  她渐渐觉得好了些,看他拿药箱给她喷了些扭伤的药,又取了冰袋给她敷在脚踝上,她默然——好端端的,跟琳琳姐怎么会到今天这样呢?

  按着在欧洲的习惯,什么都是成对的配着。慕洛城给了她睡衣,萌萌不知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她换好了衣裳,又吹干了头发,一只脚蹦着移动,他想叫她,终究还是默默注视着,没有开口。

  次日吃着早餐,萌萌犹豫了很久,神情很不自在。慕洛城以为她想到什么,谁知她开口问他:“慕先生,我要不要给你房费?也不能白住着啊。”

  见他沉吟不语,她低了头,“虽然你不一定看得上,不过欠你人情,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等以后再说吧。”他看了她一会儿,微微一笑。

  对上他不经意流露温和的眼神,萌萌脸一红,“慕先生这样看着我,我会觉得尴尬。”

  慕洛城轻叹了声,起身去了客厅里。

  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她,都不可以?戚海明不想她想起过去的事,他也不想。她要是想起来,会憎他恨他吧。

  重新开始呢?

  他好好待她,不再让她觉得痛苦难过了。

  正在窗前看着丝毫没好转的风雨,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回去。虽然房子很好,但不是自己家,难免局促。

  刚转过身,鼻腔内弥漫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淡淡的香气好像无比熟悉,萦绕在心头。

  几乎要抵进他怀里,萌萌的重心全在一只脚上,险要不稳,他伸臂揽住了她,“萌萌,你怕我?”

  她面红心跳,一颗心扑通扑通慢不下去,去挣他的手,他又搂紧了她些,“我会好好对你。”

  萌萌惊慌地望着他,看他眉目之间多是痛苦,又有些于心不忍,“慕先生,你先松手。”

  他难得听从,松开了她,萌萌平静了一会儿,才不解地对他说:“慕先生,我们还不熟悉,你这样让我很意外。而且,我知道你是琳琳姐的老公,我更不可能对你有什么想法。”

  慕洛城坐到床边,注视着她依然秀丽漂亮未有变化的脸庞,轻声问:“那你想有什么想法吗?”

  如此直白的引诱,萌萌果断地摇头。

  不知什么原因,她对他的唐突,却反感不起来。

  又对视了会儿,瞧她脸红地垂眸,拉过她进了怀中。

  她轻挣了下,纤弱的身子依旧美好,“慕先生……”

  慕洛城将头搁在了她肩上,寻找着这久违的感觉,“让我抱你一会儿,我不要求你别的。”

  听他语气中有些许疲倦,她便没狠得下心推开他,由他这么抱着她了许久。

  本以为他是慕氏企业的董事长,从小生活优越,做什么都有人伺候着,全然没料到他照顾自己也井井有条。

  萌萌心里希望将来能找一个这样的老公,不必像他这么英俊,也不必像他这么能干。只要能够在她需要时给她照顾,在寻常日子让她觉得温暖,就够了。

  本来相貌堂堂又利练有为的男人已经足够出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杀伤力,他所在方圆百里怕是无人能抵。

  偷偷瞧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萌萌扁起嘴,不知自己将来会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促狭地蹦到客厅里,接了朋友来的电话。她是刻意不想和他同桌吃饭了。

  但在这儿住了几天,她就已有强烈感觉像是过日子。暗骂了自己几句花痴,总以为自己在做白日梦。

  可是慕洛城专注认真的侧脸,真的是……太令人沉醉倾心了。

关于戚萌萌的小说《相爱就在一起》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相爱就在一起》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

相爱就在一起

相爱就在一起

作者:梦得状态:已完结

很多人在找关于主角戚萌萌的小说是《相爱就在一起》,这本书的作者是梦得,相爱就在一起可在线免费阅读,找到这本书的你快来阅读吧:我爱上老公的哥哥,相爱就在一起

在线阅读